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寒论注解 > 正文

宋金以前伤寒八大家

2015年02月15日 伤寒论注解 ⁄ 共 177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599 views 次

宋金以前伤寒八家    

仲景《伤寒论》一直为后世医家所珍视,历代治伤寒之学者为数甚多,王焘《外台秘要》就汇集了唐以前21家的经验,共305条。从晋迄宋,研治伤寒最有成就者约有八大家,他们是王叔和、孙思邈、韩祗和、朱肱、庞安时、许叔微、郭雍、成无己

兹分述如下:    

王叔和与张仲景几乎前后同时代,他对已散失不全的《伤寒杂病论》进行收集整理和重新编次,使《伤寒论》得以保存并流传后世。其所增诸篇内容反映了叔和研究《伤寒论》的成果,其在《伤寒例》中对一些理论问题进行了探讨,如寒毒发病,引《内经》以例伤寒三阴三阳,重申风伤卫、寒伤营等,皆为首倡,而对后世学术研究起到了导向作用,产生了深远影响。

  
  孙思邈,唐代著名医学家。他创用了“方证同条,比类相附”的研究方法,以揭示伤寒六经辨治的规律。这种研究方法开后世以方类证研究之先河,也为其他多种分类研究方法提供了借鉴。孙氏研究伤寒的另一重要观点是他特别推崇太阳病桂枝、麻黄、青龙三法的运用,这一观点对后世医家产生了深远影响,明代方有执、喻嘉言宗其说而发挥为“三纲鼎立”之说,成为错简重订派的主要观点之一。

  
  韩祗和,北宋医家,著《伤寒微旨论》,惜原本已佚。今有传本,系后人自《永乐大典》中辑出者。其析伤寒之病机为阳气内郁,治伤寒杂病于一炉,强调从脉证入手分析,主张杂病应以证为先,脉为后;伤寒则脉为先,证为后。

只师仲景之心法,而不泥于《伤寒论》之方药,故临证多自拟方。尤以依时令用药为特色,大致分立春以后至清明以前、清明以后至芒种以前、芒种以后至立秋以前三个阶段,为其独到之处。    

朱肱,北宋医家,著《南阳活人书》。其治伤寒,重视经络的作用,“伤寒须先识经络,不识经络,触途冥行,不知邪气之所在”。认为伤寒三阴三阳病即是六经为病,主张从经络辨识病位,伤寒六经经络之辨自此倡言。其又注重病与证的鉴别诊断,主张“因名识病,因病识证”,可谓病与证结合辨析的首倡者。诊断上强调脉与证合参以辨阴阳表里。方药研究则承袭孙思邈之法,以方汇证,颇切实用。

  
  庞安时,北宋医家,以善治伤寒闻名于江淮间。著《伤寒总病论》。阐发广义伤寒的病因为冬伤于寒毒杀厉之气,即病者为伤寒,不即病者寒毒藏于肌肤,至春发为温病,至夏发为暑病,至长夏发为湿病,于八节可为中风。

此说系承袭《伤寒例》而发挥者。其又强调入的体质强弱、宿病之寒热、地域之南北高下、季节气候等对伤寒发病与转归的影响,颇具临床指导意义。其讨论天行温病为感受四时乖戾之气而发,具有流行性、传染性。其辨治与伤寒大异,也不同于一般温病。

其结合发病时节与证候,将天行温病按孙思邈的命名分为五种,即青筋牵、赤脉攒、黄肉随、白气狸、黑骨温,各系以主治方药。虽其证治方药均取材于孙思邈《千金要方》,然其汇集成篇,以示有别于伤寒,对后世余师愚治疫不无影响。  

许叔微,南宋医家,著《伤寒百证歌》《伤寒发微论》《伤寒九十论》等。其于《伤寒论》的八纲辨证最有研究,主张以阴阳为纲,统领表里寒热虚实,并把六经分证和八纲辨证紧密地结合起来。

其《伤寒百证歌》《伤寒发微论》均体现了这一思想。许氏对伤寒方证的临床应用十分娴熟,其《伤寒九十论》就是他临床应用仲景方的验案汇编,共收集其伤寒治验90例,其辨证、方治及论说皆本于《伤寒论》,颇具启发性。    

郭雍,南宋医家,著《伤寒补亡论》。其因《伤寒论》中方药多有缺失,遂摭取后世方以弥补之。其所取以朱肱、庞安时、常器之三家为多,兼擅其长。朱庞之书,世有传本,而常器之论著已佚,赖《补亡论》存其一二。常氏善守仲景方而活用之,对原论中未出方治诸条,常氏每取经方补之,而颇切当。郭氏收采其说以补亡,确有意义。    

成无己,金代医家,著《注解伤寒论》《伤寒明理论》。他是注解《伤寒论》的第一家,有首创之功。其注释的特点可概括为以经释论,其注释水平较高。他还特别重视对伤寒症状的鉴别,所著《伤寒明理论》就是一部关于伤寒临床症状鉴别诊断的专著,列举《伤寒论》中五十个常见的主要症状进行类症鉴别,其于定体、分形、析证、明理,颇有独到见解。   

 从晋唐至两宋研治伤寒者不下数十家,举以上八家为代表,各从不同角度阐发《伤寒论》的辨证论治精神,他们的学术成就对后世治伤寒诸家有很大影响。至此,伤寒学派已初具规模,成为我国医学史上公认的一个学术流派。

【上篇】
【下篇】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