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寒医论 > 正文

张仲景伤寒论经方无脏腑经络理论

2015年02月14日 伤寒医论 ⁄ 共 243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31 views 次

【仲景经方本无脏腑经络理论】胡希恕的经方典籍整理观
胡希恕的经方典籍整理观
下面的一段文字选自胡希恕伤寒杂病论讲座文字稿。
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第一
我把头一章讲一点,头一章我没讲的道理我再讲你就知道了。这个不像出至 仲景之手的东西,我认为与伤寒例一样都是王叔和搞的。仲景这个书呀我们讲这 么老些了,伤寒不用说的,没有像他这样治病的,像他说的上工治未病,没有这样治病的,没这么治病写出这么一段来可见肯定不是他写的。为了让大家明白明 白我今天也讲讲。他说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他这个题目也不像张仲景写的,他 不是这样的,脉证更不是尽是脏腑经络了,他这大杂会什么都有。

问曰:上工治未病,何也?师曰: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 先实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补之;中工不晓相传,见肝之病,不解实脾, 惟治肝也。“问曰:工治未病,何也?”上工就是良医呀,好大夫,就说良医能治未病,未病就是没病的病,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头一章这一段研究研究也 好,这是我个人主观看法,不一定对的。

“师曰: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 传脾,当先实脾”,什么叫治未病呢?底下答就说,要是治未病者呀,比如我们治肝病,如果这个肝病实,肝实,这是阴阳五行的说法了,肝属木,木实一定克 土,脾属土了。所说治未病,见到肝实之病,知道这个肝一定要传脾,脾是未病呀,现在只是肝有病,脾还没病呢,良医他知道肝必传脾,因为肝实,当先实脾,虽然脾未病,一方面治肝一方面要先实脾,这不治未病吗?答话这完了。

再者有 一样,时令有盛衰,既要知道五脏相传之理,也要知道时令有旺盛之分。“四季 脾旺不受邪”,四季就是春夏秋冬了,春夏秋冬最末十八天都是土盛,都是土旺之时,他根据十二个地支,你看子丑寅,丑是属土,三个里面准有一个,三个月 里准有一个土,这个土都是在四季之末十八天,四季十八天共七十二天,他把四 季分成五个七二,搞阴阳五行这样搞的,这是根据甲子分的。

不跟甲子分呢,古人又这么分,木旺于春,火旺于夏,土旺于长夏,金旺于秋,水寒旺于冬。他根 据气候这么分的,这是天之五运了,风暑湿燥寒。天有五运,地有五行,这都是 搞阴阳五行解释。人在气交之中受到影响,他这么来看的。这个书与这个又不一样了,这个四季脾旺不受邪,四季之末十八天,都是脾旺之时,它不受邪,虽然 他肝实,脾旺之时,你不用补,在这补充一句。

本来他的意思就很足了。“良工 治未病,见肝之病必传脾”,虽然脾没病,也得要治,当先实脾,治未病不就完了吗,但是一样,有时候不用补,看在什么时候,正赶上四季末后十八天脾旺之 时,不必补也行的,这段就是这意思了。“中工不晓相传,见肝之病,不解实脾, 惟治肝也。”

中工就指一般的大夫,常医了,普通的大夫,他不晓得五行克制,五脏相传之理,见肝之病,不解实脾。见肝就光治肝,他不知实脾。既不知道脾 会有病的,更不能来治他来了,光瞅着肝治肝,上面到这,他说上工知道能治未 病,而中工不解,下工就不用说了。底下这个更离奇的。

夫肝之病,补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酸入肝,焦苦入心,甘 入脾。脾能伤肾,肾气微弱,则水不行;水不行,则心火气盛;心火气盛,则 伤肺,肺被伤,则金气不行;金气不行,则肝气盛。故实脾,则肝自愈。此治肝补脾之要妙也。肝虚则用此法,实则不在用之。

上面说肝实之病必传脾了,那 么肝虚之病呢?虽然不传脾,补脾也正所以治治肝,他又这么搞一下子。肝虚补 肝应该用酸,酸入肝嘛。“助用焦苦”,你要治肝虚之病,你得助其心火气盛才行呢,这个助用焦苦,苦入心,应该用苦药来助心火。“益用甘味之药调之”同 时你还得补益脾,………
…水不行,心火自然就气盛。心火他是克金的,心火气盛则伤肺,肺受到
约束。肺受到约束了,金气就不行了,肺金嘛,金气不行、肝气就盛了,那么这个肝就自愈了。

上面“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都不是直接治肝,总而言 之,补脾来治肾水,这在难经中说“西方实东方虚,补南方泻北方”,补南方就 是补心火,泻北方就是制约肾水,这肾水就是根据难经中这一句话。肾水不行,心火就胜,心火气胜就克制肺金,金不行肝就不受克了,自然就好了,这个治 疗接二连三,张仲景有么?一个都没有,他讲的这么好,他的例子怎么没有一个呢!

所以这不是张仲景写的,我向来讲《金匮要略》不讲这个东西,而且这个里面毛病百出,它光讲了一面,有的胜了能够治疗它所胜的脏,也有它生了那个脏,所 以那个生克,有时讲克、有时讲生,这个就不一定了,搞不清楚了,所以你助心 火,那个水生木,肝虚还能好了?所以这个自相矛盾,但五行里就这么讲,所以
“肺被伤,则金气不行;金气不行,则肝气盛。”那他肝就好,肝虚就好了.“此 治肝补脾之要妙也。”接二连三的治疗,这里面有妙意,都是治本脏,这个病就 治好了?哪有这个?说的是挺好听。“肝虚则用此法,实则不在用之。”你看看这两个,那个肝实必伤脾,要补脾,和这个一样,那个就能治好病,这个也是以 肝助脾,所以这个有矛盾。

但是那个那么讲,这个这么讲,那个就为治未病,这 个治肝补脾的要妙,所以这个不对,所以张仲景不会这么写文章,我说这不是他的,我还向来不讲它,大家研究研究是不是这样的。那么实可不能这么治,“经 曰:虚虚实实”,经指《内经》了,这有两种说法,一虚有虚治之法,实有实治 之法;也有粗工,虚当实治,虚更使其虚,实当虚治,更使其实,实者亦实,虚者亦虚,也可以这么讲。那个说法非其治也,就是不是其意,必须“补不足,损 有余,是其义也”这才对。

“余脏准此。”其他病都可照这个方法来,这是头一 段。咱们应该怎么研究?我是这么看法,与张仲景这个书上的治疗不相符,他在头一篇写这个东西干什么?

我说这不是张仲景写的》
有几点与胡老有关的情况需要说明一下:
一、胡老是他那个时代中,疗效最好的中医临床家、
二、胡老在经方医家中是使用经方率最高的、据其自己说一生基本上只用经方来治病。
三、胡老从十九岁起一直到八十六岁,一生致力于伤寒杂病论的研究。
四、胡老的治学态度是最严谨的,一生不肯出一本书,
五、胡老被誉为有独特理论体系的经方大师。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