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论读书之感

读《伤寒论》有感(一)

踩着脚印走

张仲景就象一个进入“雷区”带路的人,他老人家留下一串脚印,我们后人是在沿着他留下的足迹,套着他的脚印,一个一个地“向前”行走,结果那个脚印却被越套越大,离“地雷”也越来越近了;另一方面,时代不同了,斗转星移,雷区也发生了变化,说不定“ 地雷”就在哪个脚印的下边。所以,我们一定要学会“探雷”,不然就会盲目行走,身处险境了。

 

读《伤寒论》有感(二)

张仲景是扶阳派的领军人物

从治疗伤寒一开始仲景使用的麻黄汤、桂枝汤、桂枝附子汤、大小青龙汤、大小柴胡汤……等等,大都离不开温热药物,即使因误治、误汗或误下出现了伤阴亡阳,还是离不开温热药进行“回阳救逆”。在治疗期间出现了“传变”(其实是阴伤的结果),偶尔用一下滋阴的方药(如白虎汤),甚或在方中加入滋阴养血的药物(如灸甘草汤)。总之,一本《伤寒论》,给我的感觉就是以扶阳为主线,以滋阴、祛瘀、助阳为配合治疗的经验藏书。

“回阳救逆”为什么要用温热药?

这个问题在当初也困扰了我很长时间,一直弄不明白:因使用温热药物而导致伤阴亡阳,而为什么在“回阳救逆”时还要用温热药,那不是越伤越厉害吗?直到我悟出了生命燃烧的本质之后,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原因是这样的:因误治(大汗或大泻)造成了“生命燃烧”所需要的燃料的极度缺乏,即阴物质的严重短缺,就象机动车因燃油耗尽而处于熄火或半熄火状态。回阳救逆时使用温热药的目的,就跟机动车重新点火,让发动机重新燃烧运转的道理一样。因为人体内阴物质的耗损,造成体内多处降温。而我们知道任何一种燃烧,都是在一定温度下支持的,体内存储的蛋白质、脂肪等又是不易燃烧的“硬柴禾”,是不能被直接迅速燃烧的,所以只有再加一把火,也就起到了引火、升温让燃烧继续进行的目的

 

读《伤寒论》有感之(三)

短命方

仲景先师所用的方大都为“短命方”。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其中的方(如麻黄汤、桂枝汤等等),大都“有效期”很短,使用几天就不能用了,病好就好了,不好就发生了“传变”,其实质就是伤阴了。所以,对于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许多疾病(慢性病),些方子大都是不能直接用的。因为这些“短命方”进入人体后,药力峻猛不可控制。我曾经说过一个好方是有“生命力”的,当然这并不是说人家仲景先师用的不是好方,而是针对发病突然的“伤寒”,与我们面对的现代疾病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短命方”而是适合久服的“生命之方”。

生命之方

在之前的帖子里我说过,一个有生命力的好方就象是“放风筝”,有升有降、有收有散,这样的方一般出现于丸散剂中,适合久服。用“生命燃烧”的理论来衡量就是阴阳兼顾。在燃烧的三要素当中,升温与燃料补充兼顾,否则会将燃料耗尽,出现亡阳;助燃与降火兼顾,否则会出现“烧干锅”现象。我发现有两个方子很有代表性:一个是“乌梅丸”,一个是“灸甘草汤”,这两个方最起码是阴阳兼顾的,要不然“灸甘草汤”又怎么会被称为“复脉汤”呢?原因就是这两个方都是有生命力的。

《伤寒论读书之感》上有2条评论

  1. 没有读懂医圣的伤寒论就不要说些不着边际话。一 医圣不是带路人而是大匠诲人示以规矩。二 为什么要“回阳救逆”?是因为阳虚于里,不能出于外,故当温之。三 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若小柴胡汤证,汗出则出太阳为愈,渴者属阳明,依法治之。何为“短命方”?总之只要是人还吃饭拉便睡觉,伤寒论的方子就有效就寿与人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