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大师陆渊雷-学古不泥、捍卫中医

捍卫中医

近代由于西方医学的传入,不仅造成了中医、西医两种医 学体系并存的局面,也使中医学的科学性受到严峻的挑战。 进入20世纪后,围绕中西医比较问题出现了论争。民国建元 后,论题逐渐转换成中医存废问题。

陆渊雷

陆渊雷和余云岫是上海中西医界的代表性人物。余云岫 早年留学日本,素有废止中医思想。陆渊雷以能言善辩称誉 医界,其文章尖锐锋利,故有人称他为“非渊默而雷声,乃渊 博而雷声”,甚至有人说西医界有余云岫先生,中医界有陆 渊雷先生,倶能入虎穴,探虎子,真可谓旗鼓相当。”陆、余二 人就是否应该废止中医进行了激烈的论战。

1914年,留学日本的余云岫认为,日本近代医学的兴盛 是废止汉医的结果;中国要发展医药卫生事业,也应效法日 本,废止中医,于是效仿方东树《汉学商兑》,作《灵素商兑》。 在该书中他以西医解剖、生理学为标准,大肆批判中医基本概 念,“以当时所能学到的现代医学和自然科学知识检验中医 学理论”。该书的出版为废止中医作了理论上的准备。

陆先生是在1928年夏看到余云岫《灵素商兑》的,他自 述“ 一 口气看完,不觉倒抽一 口冷气,原来这部书说的话…-, 只要中小学的学生,稍微有些科学知识,谁都看得到说得 出”。他认为该书“咬文嚼字,无非说《内经》不合乎解剖、组 织、生理、胎生诸科学”,于是加人了中医存废问题的论争中。

1928年下半年到1931年,陆先生先后发表了《脏腑论》 

《改造中医之商榷》《驳曾毓英君论细菌》《西医界之奴隶派》 等论争文章数篇,与主张废止中医者进行了激烈的论战。陆 先生坚定地站在中医阵营一边,被称为“中医界之打手”。

在《改造中医之商榷》中,陆先生专门针对余云岫《灵素 商兑》中关于“源自巫祝”、“中医治疗出自动物本能”等论点 进行了批驳。在该文中,他还用中西医两方面知识对“肺主 皮毛”等脏象学说的内容作了阐释,反对以西医学说作为判 断中医科学与否的唯一标准。另外,陆先生为了批驳余云岫 对中医脏腑理论的错误观点,特意写了《脏腑论》。他认为: “中医学士近情著理,人人听得懂学得会,并没有什么神秘玄 妙。”

陆先生在《医界春秋》杂志1928年第三期上发表的《西 医界之奴隶派》一文,被称为抨击西医的重拳,文字尖刻,对 余云岫等人大加攻击和讥讽:“现在有少数的西医,飞扬跋 扈,不可一世,好像要把中医一口气吞得下的样子。他们的学 说,是从日本来的。日本的学说,又是从西洋学来的。论起辈 分来,西洋好比是祖父,日本好比是父亲,这些少数的西医,不 过是孙子罢了……如今这些少数西医,拼命地要消灭中医。 他们自己是中国人,所用的武器又是中国文字,所要消灭的又 是中国医学。在日本人一方面呢,收养了这些孝顺义子,总算 是眼力不错,可是这些义子,昊天罔极地孝顺他义祖义父,不 佞倒要预先替他们议定个谥法,叫做奴隶派的西医。” “平心 而论,西医也有西医的好处,何尝可以一概抹煞。就像丁福保 是留学日本的前辈,他的学问很渊博,奴隶派的西医没一个比 得上他。他对于中医学也有相当了解,也常用中药方来治病。 其次就像牛惠霖,他的开刀手术可称一时无两。但是遇到不 是割得好的病,也常劝病家就中医治疗。还有刁信德,是个德 

国派的医生,他的内科很得社会上信用。他自己不懂中医学, 从来不曾批驳过中医。还有阮其炽,是广济医学校的前辈毕 业生。他也很研究中医,他办的广济医刊中西并载,并且虚心 下问,不短做中医研究股的顾问。可知,真有学识的西医并不 曾轻视中医学。西医界中别有肺肠的只那几个奴隶派罢了。 所以不佞主张医学本身原不必分什么中西,医界人物都要淘 汰一下。中医界死守五行运气、滥充教授、贻误青年的人物和 西医界的奴隶派一律应当在淘汰之列。”

此文被认为是中医界抨击文字中的最高峰,也反映了当 时中西医争论的火药味十足。余云岫等人被陆先生骂为“西 医界中别有肺肠的几个奴隶派”。余云岫等人也不甘示弱, 在该文发表不到三个月,即1929年2月23日至25日,便在南京召幵的第一届中央卫生工作会议上,提出“废止旧医以 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余云岫在提案中列举中医宜废止 的四条理由是:①中医理论(阴阳、五行、六气、脏腑、经脉等) 皆属荒唐怪诞。②中医脉法出于纬侯之学,自欺欺人。③中 医无能预防疫疠。④中医病原学说阻遏科学化。此提案与另 外三个废止中医的提案《统一医士登录办法》《限制中医登记 年限》《拟请规定限制中医生及中药材之办法案》合并为《规 定旧医登记案原则》。虽然以上四个提案合并为一,实际上 是用余云岫提案概括了其他三个提案。

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全国中医界的极大愤慨和强烈 反对,上海中医界更是挥戈上阵,并在3月17日召开了全国 医药界团体代表大会。会上,张赞臣、祝味菊、陆渊雷等均有 精彩发言,其词慷慨昂列,听者莫不动容,全场掌声雷动。3 月19日下午,大会继续召开,讨论组织全国医药永久机关问 题(会议决定名为“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请愿问题、推

定总联合会执行委员、筹集经费问题等问题,议决推裘吉生、 1 射利恒、陆渊雷、祝味菊四人审查。3月20日,全国医药团体 联合会召开第一次执监委员会,会议上确定了包括丁仲英、夏 应堂3射利恒、丁济万、张赞臣、陆渊雷、严苍山等三十人为委 员。并推选谢利恒、隋翰英、蒋文芳、张梅庵、陈存仁五位代表 进京请愿。

1929年4月陆先生代表上海国医学院撰《为中央会议废 止旧医案宣言》说谓中医当用科学方法整理其学说则可, 谓中医当废止则不可。”并指出中医不可废理由有五①中 国经方,历数千百年、数万万人之实验而得,效用极著,方法极 简……能用中药之效方者唯中医;②中医治传染病,实能补助 患者之抗毒力;③中医之效方,已引起全世界之研究;④乡僻 之处无西药铺者,治病唯赖中医药……西医应研究中药,是西 医也当用中医也……凡西医学院,皆应加授中医课,非特中医 不可废而已;⑤令效验卓著之中药,盖益以数千万人之生计, 断送于一言之私。”

1929年12月,全国各地中医药团体再次聚集在上海,召 开会议强烈反对国民政府继续推行的压制中医药的举措,会 上并推选出谢利恒、陆渊雷、蒋文芳等23位代表再次进京请 愿。

由于全国中医药界仁人志士的团结斗争,以及社会舆论 的广泛同情和大力支持,1929年的中医药界的抗争终于取得 了胜利,南京政府暂时停止执行废止中医案,并撤销了打压中 医的有关法令,还于1931年宣布成立了中央国医馆。

在关系到中医存亡的关键时刻,陆先生为了捍卫中医学, 始终冲锋陷阵,在这一次抗争中作了很多有益的工作。同时, 其犀利的文笔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经方大家陆渊雷生死捍卫中医

捍卫中医

近代由于西方医学的传入,不仅造成了中医、西医两种医 学体系并存的局面,也使中医学的科学性受到严峻的挑战。 进入20世纪后,围绕中西医比较问题出现了论争。民国建元 后,论题逐渐转换成中医存废问题。

陆渊雷和余云岫是上海中西医界的代表性人物。余云岫 早年留学日本,素有废止中医思想。陆渊雷以能言善辩称誉 医界,其文章尖锐锋利,故有人称他为“非渊默而雷声,乃渊 博而雷声”,甚至有人说西医界有余云岫先生,中医界有陆 渊雷先生,倶能入虎穴,探虎子,真可谓旗鼓相当。”陆、余二 人就是否应该废止中医进行了激烈的论战。

1914年,留学日本的余云岫认为,日本近代医学的兴盛 是废止汉医的结果;中国要发展医药卫生事业,也应效法日 本,废止中医,于是效仿方东树《汉学商兑》,作《灵素商兑》。 在该书中他以西医解剖、生理学为标准,大肆批判中医基本概 念,“以当时所能学到的现代医学和自然科学知识检验中医 学理论”。该书的出版为废止中医作了理论上的准备。

陆先生是在1928年夏看到余云岫《灵素商兑》的,他自 述“ 一 口气看完,不觉倒抽一 口冷气,原来这部书说的话…-, 只要中小学的学生,稍微有些科学知识,谁都看得到说得 出”。他认为该书“咬文嚼字,无非说《内经》不合乎解剖、组 织、生理、胎生诸科学”,于是加人了中医存废问题的论争中。

1928年下半年到1931年,陆先生先后发表了《脏腑论》�6�9

改造中医之商榷》《驳曾毓英君论细菌》《西医界之奴隶派》 等论争文章数篇,与主张废止中医者进行了激烈的论战。陆 先生坚定地站在中医阵营一边,被称为“中医界之打手”。

在《改造中医之商榷》中,陆先生专门针对余云岫《灵素 商兑》中关于“源自巫祝”、“中医治疗出自动物本能”等论点 进行了批驳。在该文中,他还用中西医两方面知识对“肺主 皮毛”等脏象学说的内容作了阐释,反对以西医学说作为判 断中医科学与否的唯一标准。另外,陆先生为了批驳余云岫 对中医脏腑理论的错误观点,特意写了《脏腑论》。他认为: “中医学士近情著理,人人听得懂学得会,并没有什么神秘玄 妙。”

陆先生在《医界春秋》杂志1928年第三期上发表的《西 医界之奴隶派》一文,被称为抨击西医的重拳,文字尖刻,对 余云岫等人大加攻击和讥讽:“现在有少数的西医,飞扬跋 扈,不可一世,好像要把中医一口气吞得下的样子。他们的学 说,是从日本来的。日本的学说,又是从西洋学来的。论起辈 分来,西洋好比是祖父,日本好比是父亲,这些少数的西医,不 过是孙子罢了……如今这些少数西医,拼命地要消灭中医。 他们自己是中国人,所用的武器又是中国文字,所要消灭的又 是中国医学。在日本人一方面呢,收养了这些孝顺义子,总算 是眼力不错,可是这些义子,昊天罔极地孝顺他义祖义父,不 佞倒要预先替他们议定个谥法,叫做奴隶派的西医。” “平心 而论,西医也有西医的好处,何尝可以一概抹煞。就像丁福保 是留学日本的前辈,他的学问很渊博,奴隶派的西医没一个比 得上他。他对于中医学也有相当了解,也常用中药方来治病。 其次就像牛惠霖,他的开刀手术可称一时无两。但是遇到不 是割得好的病,也常劝病家就中医治疗。还有刁信德,是个德�0�2

国派的医生,他的内科很得社会上信用。他自己不懂中医学, 从来不曾批驳过中医。还有阮其炽,是广济医学校的前辈毕 业生。他也很研究中医,他办的广济医刊中西并载,并且虚心 下问,不短做中医研究股的顾问。可知,真有学识的西医并不 曾轻视中医学。西医界中别有肺肠的只那几个奴隶派罢了。 所以不佞主张医学本身原不必分什么中西,医界人物都要淘 汰一下。中医界死守五行运气、滥充教授、贻误青年的人物和 西医界的奴隶派一律应当在淘汰之列。”

此文被认为是中医界抨击文字中的最高峰,也反映了当 时中西医争论的火药味十足。余云岫等人被陆先生骂为“西 医界中别有肺肠的几个奴隶派”。余云岫等人也不甘示弱, 在该文发表不到三个月,即1929年2月23日至25日,便在南京召幵的第一届中央卫生工作会议上,提出“废止旧医以 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余云岫在提案中列举中医宜废止 的四条理由是:①中医理论(阴阳、五行、六气、脏腑、经脉等) 皆属荒唐怪诞。②中医脉法出于纬侯之学,自欺欺人。③中 医无能预防疫疠。④中医病原学说阻遏科学化。此提案与另 外三个废止中医的提案《统一医士登录办法》《限制中医登记 年限》《拟请规定限制中医生及中药材之办法案》合并为《规 定旧医登记案原则》。虽然以上四个提案合并为一,实际上 是用余云岫提案概括了其他三个提案。

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全国中医界的极大愤慨和强烈 反对,上海中医界更是挥戈上阵,并在3月17日召开了全国 医药界团体代表大会。会上,张赞臣、祝味菊、陆渊雷等均有 精彩发言,其词慷慨昂列,听者莫不动容,全场掌声雷动。3 月19日下午,大会继续召开,讨论组织全国医药永久机关问 题(会议决定名为“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请愿问题、推

定总联合会执行委员、筹集经费问题等问题,议决推裘吉生、 1 射利恒、陆渊雷、祝味菊四人审查。3月20日,全国医药团体 联合会召开第一次执监委员会,会议上确定了包括丁仲英、夏 应堂3射利恒、丁济万、张赞臣、陆渊雷、严苍山等三十人为委 员。并推选谢利恒、隋翰英、蒋文芳、张梅庵、陈存仁五位代表 进京请愿。

1929年4月陆先生代表上海国医学院撰《为中央会议废 止旧医案宣言》说谓中医当用科学方法整理其学说则可, 谓中医当废止则不可。”并指出中医不可废理由有五①中 国经方,历数千百年、数万万人之实验而得,效用极著,方法极 简……能用中药之效方者唯中医;②中医治传染病,实能补助 患者之抗毒力;③中医之效方,已引起全世界之研究;④乡僻 之处无西药铺者,治病唯赖中医药……西医应研究中药,是西 医也当用中医也……凡西医学院,皆应加授中医课,非特中医 不可废而已;⑤令效验卓著之中药,盖益以数千万人之生计, 断送于一言之私。”

1929年12月,全国各地中医药团体再次聚集在上海,召 开会议强烈反对国民政府继续推行的压制中医药的举措,会 上并推选出谢利恒、陆渊雷、蒋文芳等23位代表再次进京请 愿。

由于全国中医药界仁人志士的团结斗争,以及社会舆论 的广泛同情和大力支持,1929年的中医药界的抗争终于取得 了胜利,南京政府暂时停止执行废止中医案,并撤销了打压中 医的有关法令,还于1931年宣布成立了中央国医馆。

在关系到中医存亡的关键时刻,陆先生为了捍卫中医学, 始终冲锋陷阵,在这一次抗争中作了很多有益的工作。同时, 其犀利的文笔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陆渊雷谈伤寒论经方的学习方法

读医书贵在精择与汇通

讲于苏州国医学校研究院

(学习中医)该读的中医书便是《伤寒论》《金匮要略》 《巢氏病源》《千金方》《千金翼方》《外台秘要》《圣济总录》这 几部大书。金元诸家,也得看看。此外普通内科书不拘一门 的,如王肯堂的《六科准绳》、喻嘉言的《医门法律》、张石顽的 《医通》、乾隆时的《医宗金鉴》、陆九芝的《世补斋医书》等, 也要看一番。不过看这等书,要自己放出眼光来,由我去抉择 它,不要跟着他盲从才是。大抵他们说的怎样症状该用怎样 药,总有点经验在里面。至于理论,什么“热极生风”、“寒极火化”等等,就不该执信。又医书中文笔愈佳,如喻嘉言等, 他的说话尤其容易动人,读者须格外慎重思考。

鄙人所读中医书,日本人的著作也不少。至于平时的实 际治病之运用,有不少也是从日本医书中得来。其中佳者:一 是《汉法医典》寥寥只有百余方,却十之七八有效。此书著者 野津猛男,本是日本人学成了西医的,一次遇一胃炎呕吐者, 用尽西法不应,偶然想起他父祖所用的汉医方,找一个用用, 居然大效起来。于是跟一位老年汉医学习,记出这些方来。 不过此书用药份量须加重四五倍以上方效,大概日本人饭量 浅,故药量也轻。治日本人必须轻,治中国人必须重,这是事 实不容改变的。二是《汉药室方函口诀》著者浅田宗伯,为日 本最后的著名汉医。书中古方、世方皆有。每方录原书主疗 文,附加浅田自己的经验用法。可贵处,便在他的经验用法 中。此书原本恐是汉文,我没有买到。买到的乃日人译为和 文之本,改了名字叫《浅田宗伯处方全集》。

近年有个渡边 熙,也是西医醉心汉法的。用浅田书为蓝本,注了些西医病名 在上面,也稍加按语,印出来,名《东洋医学处方各论》,小小 一册,错字很多,定价却甚贵,中国已有译本,即所谓《汉和处 方学津粱》者。然其精要,仍为浅田之原文也。三为《观聚方 要补》丹波元简著。丹波氏世代为医,此书本是其先世遗稿, 元简为之删补刊行,故曰要补。诸方但引原书主疗文,自己不 著一字,体例正如徐灵胎之《兰台轨范》。从著作上论,此书 较浅田书为高,而实用则浅,田书尤便初学。日本人做学问, 肯切实用功,较为质朴,是以可取。

若要识病,必须再研读西医书。中医病名,各书互异,往时 鄙人有一种主张,以为治病只凭证候,不须识病。实际上固有 病已治愈而未识其病者〈时医臆造之病名,当然不算)。

现已觉得此主张不甚妥,识了病有种种便利,识病既确,治疗上亦大有 裨益。譬如痢疾,中医但以里急后重,大便不爽为候。苟研究 过西医书,则知仅仅里急后重,无发热等全身症状,食饮起居如 常者,病不过直肠发炎,无病菌之毒。此时治之,只需黄芩消 炎,桔梗、枳实、赤芍等排脓。更视脉舌,或热或湿等各加副药 治之,无有不愈。但若全身症状重者,则有细菌为毒。此时白 头翁为除痢毒主药;煨葛根为退痢疾发热的主药;黄芩、黄连为、 消炎主药;枳实、梧梗、赤芍为排脓主药;木香为腹痛主药;油当 归可以增阴而助滑肠。此中黄芩、赤芍合甘草、红枣,又本是治 下利之黄;汤。若有副证,加副药治之,痊愈不难。更有一种 “小肠性赤痢”,亦可名“伤寒型赤痢”,病灶在小肠上部而不及 直肠,故无里急后重之症,甚至有反便秘者。若非验大便中菌, 谁也难识为痢疾。染其菌毒所布,发甚重之全身症,疑似伤寒, 用对证的伤寒法,始终不能退热,不能减轻病势。鄙人遇有二 三例,舌色及脉,不是真伤寒〈肠伤寒〕,而其他疑似之急性热 病,又皆在否决之例。其可能者惟小肠性痢疾,于是放胆用痢 药治之,病即大瘥。

若非读过西医书,只怕无论丹溪、景岳再 生,或都办不了。读西医书而识病,有如许便益,故西医的病 理,以及简要诊断方法,不可不兼学焉。

小结: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陆渊雷先生对中医和伤寒论的学习更强调使用与经验,轻理论,学习中医的同时要善于参考西方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