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mp3迅雷下载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是与胡希恕伤寒论讲座的姊妹篇,学习上面这两个讲座视频,对经方和伤寒论会有不少的收获,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你认真学了,可谓能登堂入室!

中文名: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
资源格式: MP3
版本: 随书光盘
发行时间: 2008年
地区: 大陆
语言: 普通话
简介: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mp3下载
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mp3

胡希恕先生是当代着名的中医学家,又是当代屈指可数的伤寒大家。作为当代着名的伤寒学家,先生不但擅长治疗外感热性疾病,而且对中医伤寒论的理论有所发 展。 先生根据长期大量的临床体会和对伤寒论经典理论的深刻理解,针对临床诊治病过程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具有指导意义的独到见解。这部《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是根据先生讲授伤寒杂病论的录音资料整理而成。
刘渡舟评曰:”每当在病房会诊,群贤齐集,高手如云,惟先生能独排众议,不但辨证准确无误,而且立方遣药,虽寥寥几味,看之无奇,但效果非凡,常出人意外,此得力于仲景之学也。”暮年仍孜孜不倦于教学、讲座,指导留学生考察团。他最后讲授的《伤寒论》《金匮要略》全部录音已被日本留学生带回国保存。其经方研究成就,已由其弟子整理成册,着为《经方传真》《伤寒论传真》《金匮要略传真》等书出版。胡希恕一生研究仲景学说,有着独特的见解,有使世人瞩目的成就,六十年代所做《伤寒的六经论治与八纲的关系》报告,《人民日报》给予高度评价,认为是”历代医家缺乏论述的难题”;日本中医界也称赞胡希恕是”中国有独特理论体系的、着名的《伤寒论》研究者、经方家。”
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讲《伤寒杂病论》的录音,发到这里和大家共享。喜欢的尽快下。以前未发现有胡老的语音p2p资料,这回本人首发到这里,以后如果大家喜欢,我会再发伤寒论的录音资料。是rar压缩文件
本资源无毒,可放心下载。

经方伤寒论将为你带来更多的中医及伤寒论经方资源下载,此资源来源于网络,仅供交流学习,推荐大家购买正版资源学习
胡希恕

胡希恕伤寒论讲座_第9.10条太阳病欲解

胡希恕伤寒论讲座_第9.10条太阳病欲解

9、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

这个没有什么理性,这个巳啊,巳时到未,正是天中的时候,午时嘛这个正当中,那么午时的前边就是巳时,午时的后边就是未时,在这个期间呢阳气最盛,在这个一天的十二个时辰来看的,这个太阳病,他是旺于那个时候,热得最厉害呀,那么就在这个从巳至午,这个时候正在这个旺时的时候要好了,要好就在这个时候,这也靠不住,那么这是一个大概,我想仲景就是出仲景手,这也根据他内经上的一个照例的文字,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事实也不一定,可也没人体会这个病是不是准在这个时候好,据我看也不一定的,这也没有什么意思,他这个中医啊,什么他都要解释,可是往往呢,他不是拿这个五行啊,拿这个臆测啊,再嘛拿现象解释,你看我这随便举个例子吧,你看就像这个六七天这个好,那么在西医不算什么,西医他什么病都有个周期性,这什么时候要减轻,什么时候要好了,这个病啊大概的意思,他就是一个病他这个本质上的一种这个进退的变化,没有什么可解释的,中医不然,古人他非要解释不可,他解释不出来道理啊,他就那像五行什么都上来了,他就是这个事,这个用不着解释的,啊,那么这个病必好于什么时辰,用这个时辰正他旺的时候,这哪对啊,这个就不合理是吧,还有这个,你像这个几日传变他都要解释,伤寒里头是不对的多,那么这个巳至未上,这个东西这个靠不住的。

4/43

10、风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

这个风家就指的太阳中风的,表已经解了,那么有些淤症,有不了了啊,大概这在十二日可愈,这也是药可不用吃了,有的样子呢,那么这个病都好了,身上老有些酸痛,当然他在自己消淤,他自己就好了,不用吃药了,但是一般说来呢,大概十二天他就可以好了,这都是就一般说的,实质上这个病,伤寒病病多少日的都有啊,那么后头就有了,这都是就一般。

胡希恕医按_感冒的六经辩证

胡希恕应用伤寒论六经对感冒论治

感冒本属外感病论治亦当用六经

感冒又称伤风,相当于西医的上呼吸道感染(鼻、咽、喉、扁桃腺炎症〉。感冒之名何时形成尚无确论,一般教科书说始于北宋,系指杨士瀛《仁斋直指方·诸风》引《和剂局方》之参苏饮:”治感冒风邪,发热头痛,咳嗽声重,涕唾稍粘”,这里的感冒二字尚属动词。

元代《丹溪心法·中寒附录》:”凡证与伤寒相类者极多…一初有感冒等轻症,不可便认作伤寒妄治。”这里正式提到感冒的名词。值得注意的是,朱丹溪这里所说的伤寒,系指《伤寒论》第3条:”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其意是说感冒有轻有重,有可能是中风,有可能是伤寒,有可能是温病,不能都作伤寒看待。

明代龚廷贤《万病回春》提出把感冒分为风寒、风热两证型为主,后世多有宗此者。明代张景岳《景岳全书·伤风》:”伤风之病,本由外感,但邪甚而深者,遍传经络,即为伤寒;邪轻而浅者,只犯皮毛,即为伤风。”他这里说的伤风,强调了病情轻,比伤寒轻。

这段话给后人以误解,以至提出”感冒不同于伤寒”的论调。历代各家对感冒不同认识的产生,一是用病因、感邪的性质来推理、分证型。一是用八纲来分证型。当然更受临床经验的影响,而临床经验丰富者,多认为感冒是外感病之属,有的症状就属伤寒,一些人提出”感冒不同于伤寒”含糊不清的概念,是不科学的。

实际早在宋代就用六经辨证论治伤风。如陈无择将伤风列为专题论述,他在《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叙伤风论》中,以六经辨证治疗伤风,如太阳伤风用桂枝汤,阳明伤风用杏子汤,少阳伤风用柴胡加桂枝汤,太阴伤风用桂枝加芍药汤,少阴伤风用桂附汤,厥阴伤风用八珍汤。也说明感冒、伤风临床症状可出现六经症状,不仅只现表证、太阳病。

现代西医认为感冒是上呼吸道感染,所述临床表现也多有伤寒之属及六经各证。因此用六经辨证理论才能正确指导治疗感冒。

胡希恕医按_桂枝汤应用案例

桂枝汤适应证型

桂枝汤为太阳表虚之方,伤寒论中桂枝汤的应用必须遵循桂枝汤证的证型:桂枝汤证:脉浮、汗出、恶风

胡希恕桂枝汤医案例㈠

【案1】脏无它病时发热自汗出

熊某,女,56岁,1964年8月20目初诊。

3个月来,每目下午3 ~ 5点发热,两臂肘窝发紧,肩背拘急,热后汁出,舌苔薄白润,脉缓。

发热,两臂肘窝发紧,肥背拘急,爲太阳表证。脉缓,发热,汁出,爲营卫不和。 发热、汗出,尤其午后定特发热,爲大阳中风桂枝汤方证。

处方:

桂枝9g白芍9g生姜9g大枣4枚炙甘草6g

结果:服2剂而解。

【按】需要说明的是,本案未记录煎服法,胡老师对讲解桂枝汤方证有独特见解,可参见有关论述。这里要特别注意胡老师对《伤寒论》第54条的论述:”病人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

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枝汤。”长期定时发热的桂枝汤证,服桂枝汤当是”先期时发汗”,本案应是下午3点钟前服药。对此,胡老师特别指出,这是中医治未病的精神。

【案2】发热汗出

贺某,男,8岁,1965年10月23目初诊。

外感发热1周不退,每目上午11:30出现发热(体温38°0左右),汗出,12: 00后热自已,饮食精神均好,大便隔目一行,他无不适,舌苔白润,脉虚数。

脉虚数,爲津虚有热。见于定时发热,汗出,主在荣卫失调,爲大阳中风桂枝汤方证。

处方:

桂枝9g,白芍9g,生姜9g,大枣4枚,炙甘草6g

结果:上药服2剂,上午已无发热,13:00后尚有低热(体温37.2~37.5°C),舌苔薄

黄,脉尚稍数。继与桂枝合小柴胡加生石膏汤,服3剂,诸症解。

【案4】大阳中风

谢某,女,51岁,2004年9月26目初诊。

淋雨后发热,恶寒(体温38.6°C )头剧痛,全身酸胀、疼痛,鼻流清涕,经西药治疗1周后,仍低热(体温37.5C ),且汁出恶风,动则汁出明显,头隐隐作痛,鼻流清涕遇风寒加重,舌苔白,脉浮弱。西医诊断爲上呼吸道感染。

脉浮弱,舌苔白,恶风恶寒,发热,汗出,头痛,鼻流清涕,太阳中风证。中医辨证爲:太阳中风桂枝汤方证。

处方:

桂枝9g,白芍9g,生姜9g,大枣4枚,甘草6g

结果:服1剂药后,体温降至正常。继服2剂,症除。

张仲景伤寒论经方无脏腑经络理论

【仲景经方本无脏腑经络理论】胡希恕的经方典籍整理观
胡希恕的经方典籍整理观
下面的一段文字选自胡希恕伤寒杂病论讲座文字稿。
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第一
我把头一章讲一点,头一章我没讲的道理我再讲你就知道了。这个不像出至 仲景之手的东西,我认为与伤寒例一样都是王叔和搞的。仲景这个书呀我们讲这 么老些了,伤寒不用说的,没有像他这样治病的,像他说的上工治未病,没有这样治病的,没这么治病写出这么一段来可见肯定不是他写的。为了让大家明白明 白我今天也讲讲。他说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他这个题目也不像张仲景写的,他 不是这样的,脉证更不是尽是脏腑经络了,他这大杂会什么都有。

问曰:上工治未病,何也?师曰: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 先实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补之;中工不晓相传,见肝之病,不解实脾, 惟治肝也。“问曰:工治未病,何也?”上工就是良医呀,好大夫,就说良医能治未病,未病就是没病的病,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头一章这一段研究研究也 好,这是我个人主观看法,不一定对的。

“师曰: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 传脾,当先实脾”,什么叫治未病呢?底下答就说,要是治未病者呀,比如我们治肝病,如果这个肝病实,肝实,这是阴阳五行的说法了,肝属木,木实一定克 土,脾属土了。所说治未病,见到肝实之病,知道这个肝一定要传脾,脾是未病呀,现在只是肝有病,脾还没病呢,良医他知道肝必传脾,因为肝实,当先实脾,虽然脾未病,一方面治肝一方面要先实脾,这不治未病吗?答话这完了。

再者有 一样,时令有盛衰,既要知道五脏相传之理,也要知道时令有旺盛之分。“四季 脾旺不受邪”,四季就是春夏秋冬了,春夏秋冬最末十八天都是土盛,都是土旺之时,他根据十二个地支,你看子丑寅,丑是属土,三个里面准有一个,三个月 里准有一个土,这个土都是在四季之末十八天,四季十八天共七十二天,他把四 季分成五个七二,搞阴阳五行这样搞的,这是根据甲子分的。

不跟甲子分呢,古人又这么分,木旺于春,火旺于夏,土旺于长夏,金旺于秋,水寒旺于冬。他根 据气候这么分的,这是天之五运了,风暑湿燥寒。天有五运,地有五行,这都是 搞阴阳五行解释。人在气交之中受到影响,他这么来看的。这个书与这个又不一样了,这个四季脾旺不受邪,四季之末十八天,都是脾旺之时,它不受邪,虽然 他肝实,脾旺之时,你不用补,在这补充一句。

本来他的意思就很足了。“良工 治未病,见肝之病必传脾”,虽然脾没病,也得要治,当先实脾,治未病不就完了吗,但是一样,有时候不用补,看在什么时候,正赶上四季末后十八天脾旺之 时,不必补也行的,这段就是这意思了。“中工不晓相传,见肝之病,不解实脾, 惟治肝也。”

中工就指一般的大夫,常医了,普通的大夫,他不晓得五行克制,五脏相传之理,见肝之病,不解实脾。见肝就光治肝,他不知实脾。既不知道脾 会有病的,更不能来治他来了,光瞅着肝治肝,上面到这,他说上工知道能治未 病,而中工不解,下工就不用说了。底下这个更离奇的。

夫肝之病,补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酸入肝,焦苦入心,甘 入脾。脾能伤肾,肾气微弱,则水不行;水不行,则心火气盛;心火气盛,则 伤肺,肺被伤,则金气不行;金气不行,则肝气盛。故实脾,则肝自愈。此治肝补脾之要妙也。肝虚则用此法,实则不在用之。

上面说肝实之病必传脾了,那 么肝虚之病呢?虽然不传脾,补脾也正所以治治肝,他又这么搞一下子。肝虚补 肝应该用酸,酸入肝嘛。“助用焦苦”,你要治肝虚之病,你得助其心火气盛才行呢,这个助用焦苦,苦入心,应该用苦药来助心火。“益用甘味之药调之”同 时你还得补益脾,………
…水不行,心火自然就气盛。心火他是克金的,心火气盛则伤肺,肺受到
约束。肺受到约束了,金气就不行了,肺金嘛,金气不行、肝气就盛了,那么这个肝就自愈了。

上面“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都不是直接治肝,总而言 之,补脾来治肾水,这在难经中说“西方实东方虚,补南方泻北方”,补南方就 是补心火,泻北方就是制约肾水,这肾水就是根据难经中这一句话。肾水不行,心火就胜,心火气胜就克制肺金,金不行肝就不受克了,自然就好了,这个治 疗接二连三,张仲景有么?一个都没有,他讲的这么好,他的例子怎么没有一个呢!

所以这不是张仲景写的,我向来讲《金匮要略》不讲这个东西,而且这个里面毛病百出,它光讲了一面,有的胜了能够治疗它所胜的脏,也有它生了那个脏,所 以那个生克,有时讲克、有时讲生,这个就不一定了,搞不清楚了,所以你助心 火,那个水生木,肝虚还能好了?所以这个自相矛盾,但五行里就这么讲,所以
“肺被伤,则金气不行;金气不行,则肝气盛。”那他肝就好,肝虚就好了.“此 治肝补脾之要妙也。”接二连三的治疗,这里面有妙意,都是治本脏,这个病就 治好了?哪有这个?说的是挺好听。“肝虚则用此法,实则不在用之。”你看看这两个,那个肝实必伤脾,要补脾,和这个一样,那个就能治好病,这个也是以 肝助脾,所以这个有矛盾。

但是那个那么讲,这个这么讲,那个就为治未病,这 个治肝补脾的要妙,所以这个不对,所以张仲景不会这么写文章,我说这不是他的,我还向来不讲它,大家研究研究是不是这样的。那么实可不能这么治,“经 曰:虚虚实实”,经指《内经》了,这有两种说法,一虚有虚治之法,实有实治 之法;也有粗工,虚当实治,虚更使其虚,实当虚治,更使其实,实者亦实,虚者亦虚,也可以这么讲。那个说法非其治也,就是不是其意,必须“补不足,损 有余,是其义也”这才对。

“余脏准此。”其他病都可照这个方法来,这是头一 段。咱们应该怎么研究?我是这么看法,与张仲景这个书上的治疗不相符,他在头一篇写这个东西干什么?

我说这不是张仲景写的》
有几点与胡老有关的情况需要说明一下:
一、胡老是他那个时代中,疗效最好的中医临床家、
二、胡老在经方医家中是使用经方率最高的、据其自己说一生基本上只用经方来治病。
三、胡老从十九岁起一直到八十六岁,一生致力于伤寒杂病论的研究。
四、胡老的治学态度是最严谨的,一生不肯出一本书,
五、胡老被誉为有独特理论体系的经方大师。

晚年胡希恕(弟子忆文)

晚年胡希恕

 

    先生脾气倔强,不轻易生气,但真生气时却无人能劝。先生一大特点,即生气时便闷在一旁抽烟,茶饭不思。一次在东直门医院为进修医生讲授医学经典《伤寒杂病论》,先生重实践,深入浅出,获得了普遍赞誉。

当过渡到《金匮》篇时,先生开篇便道:此为后人杜撰,非仲景文也,略去不讲!这本属一学术见解,奈何传统成见太深,致此语一出,台下一片哗然,竟至于学生集体罢课。

面对这一尴尬境地,院领导拟请当时的金匮大家、时任北京中医院院长的宗维新教授授课,请先生弟子(同时也是宗先生的弟子)从中斡旋。弟子至先生家中,先拜谒师母毕,说明来意,师母言先生正情志不遂,示意弟子退去,弟子窥屋内烟雾缭绕,先生正独坐一隅,茶饭不思,神情默然。此情此景,其弟子只得小心告退,暗想事情不妙矣。

    出人意料的是,次日一早,师母便转告弟子,师父已答应此事。当宗先生在讲台上对金匮进行精彩阐释时,先生的弟子猛然发现讲台最后一排,赫然坐着一个老学生,戴着一副老花眼镜,一手拿个小本儿,一手在上面费力的写着画着,异常认真地记着课堂笔记,那不就是先生么?

先生一生三大爱好:饮茶,吸烟,下围棋。

    先生每日不离茶,一个大茶壶,够上先生喝一整天。作为中医界的伤寒巨擘,先生善用大柴胡汤已是远近闻名,他将该方剂运用得出神入化,加上先生的姓氏,和他终生的爱好,友人给他一个雅号,趣称为“大柴(茶)壶”。

    先生嗜烟如命,烟是他最好的朋友,他终日亦不离烟。先生对烟的爱好,胜过任何一个吸烟的人。他将没有滤嘴的烟头吸到最后一点,还舍不得扔掉,把其中残留的烟丝根根拔出,再用门诊处方单小心地包卷起来,用浆糊粘好后,就又成了一支烟。先生品尝着自己的杰作,在喷云吐雾中尽情享受着平静的生活。

    先生晚年得了呼吸道重病,仍然每日不离好最好的朋友,学生们好心地劝他,才勉强开始戒烟。

    先生嗜好围棋,爱下棋,更爱观棋。其实他的围棋造诣远不如他的医学造诣。他下棋,完全不是为了输嬴,仅仅是为了一种自娱自乐。

    先生看病如下棋。他下棋,对棋的每一步都记得清清楚,他观棋,回去后必能复盘无误。他常与老友陈慎吾先生一起复盘,这个共同的业余爱好成了这对挚交知己最重要的见证。先生看病,对于病人外貌形象,不论过多久,总是记忆忧新,或许他一时想不起他所看这个病人的名字,但一提到某天某病,先生立即反应出当时的景象。唯有一次例外:一日应先生陈毅之约到他家看病,之后又下围棋,回家后,他只得下棋的事,不记得看病的事了。

 

          先生诊病,如快刀斩乱麻,竟常有望而知之的胜境。一日,弟子介绍一友人诊病,患者久病不愈,一进门说明看病的来意,尚未描述病情症状,先生便已写好处方,言明拿回去服一剂便好,患者大为诧异,但素服先生疗效,虽半信半疑亦不敢多问。其后效果如先生之言,此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当时看的这个病人,是北京联合大学的一个教师,联大的历史很复杂,中间名称变动很多,后来就是现在的首都医科大学了。先前的教师,由北京中医院调入的很多。这个病说是慢性病,是与他的体质有关,当时所开的方是麻黄附子细辛汤,后来胡老的解释是,见到病人面色青,不用多考虑了。

  胡老看病,对病人是很好的,大家从郝万山讲伤寒的课中应该了解到一点了。胡老主要是经验到了一定程度,他的问诊极其简短,一两句就可以处方,这种抓主症的功夫,是几十年积累的结果。

  先生很少讲这样的话,除非是老故人,否则,先生是比较谨慎的。

记得有一次,先生看一个病人,病人问,如果包治好就治,否则就不治疗了。

但先生说:包治好就不好说,但你可以试一剂,我开的药蛮便宜的。

结果,第二天,病人感恩涕零的感谢先生来了,来再索药吃。

  先生风骨傲然,一生坚持从自己的临床实践出发,捍卫其学术真理,而丝毫不惧权威。一次,先生在东直门医院住院病人处方中用了大黄十克。由于学术见解的不同,时任东直门医院中医科主任、同样是一位医学巨擘的秦伯未先生,在内科查房时,嫌其量大,将大黄一药改为4克,因一时疏忽,事后未及通知先生。这一举动,惹恼了先生,先生激愤之余,脱去身上白大衣,怒曰:老子不干了!后经人劝解,方才罢休。

胡希恕一代经方家的简介

胡希恕先生是我国近代著名的经方家。他一生致力于《伤寒论》《金匮要略》的研究,并将其方证灵活地应用于临床,取得了卓越的疗效。为国内外学者所称道。

该书系统整理了胡老一生的理论建树与临床经验,对于后人学习、研究与运用《伤寒》《金匮》颇多启迪,是一部难得的上乘佳作。可供中医医、教、研工作者参考。

胡希恕又名胡禧绪,1898年3月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北郊区东伍旗村。1915年至1919年就读于奉天省立第一中学。

上中学时,喜爱踢足球,无论冬夏,每场皆要大汗、力疲方歇。在其傍观看者常有其国文教师,此时常把几个学生都叫到他的房间喝茶休息。看着精力充沛、活泼可爱的一群学生,内心高兴。尤其是他看中了胡希恕等四人才华,一日,国文老师对他的学生们说:”我给你们讲中医,你们学中医吧!””我们学那干啥呀?”同学们异口同声回答。国文老师感慨不巳:”多像我当年回答老师的劝学啊!”

原来国文老师名叫王祥徵,为河北乐亭人,为清末国子监举人培养出的进士,在国子监就学期间,某太医与其同室,看到徵为举人中最年轻者,才学横溢,多次劝其学医,皆回答:”学那干啥呀!”后谓曰:”不学医是为不忠君!”渐学医。”秀才学医,如快刀斩豆腐”,很快入门,对医感兴趣。

学中常有病人找太医诊病者,太医故推给徴看,治多效,更精求。徵考取进士后,竟想不到任湖南长沙县长,”是我学长沙耶?”但好景不长,遇辛亥革命,无奈投奔沈阳同学李铁珊处任中学囯文教师,并业余行医,名声四振。

看到胡希恕等精力充沛,又为保中医不失传,故决心让他们学医。经多次劝诱,终使胡希恕等四人拜于门下。于是利用业余时间讲学,因教授能力极好,遂吸引许多学生就学。

王祥徵讲《伤寒论》脱离脏腑,并主张结合近代科学,要继承,且要弘扬,推崇唐容川、陈修园等的学术观点,如论述膀胱气化以物理学理论解释膀胱为水,肾为太阳之说。大约两年讲完了《伤寒论》。十几个学生中,胡希恕学得最好,并于1919年参加沈阳巿政公所中医考试,获取中医士证书。王祥徵夙愿以偿,若知后生胡希恕成为声誉中外的经方大师,则更含笑于九泉。

1919年胡希恕考人北京通才商业专门学校(北京交通大学前身)学习。常与人诊病,疗效卓著,尤其是一年疟疾大流行,治一例愈一例,但未想到行医。大学毕业后,1924年至1927年曾在沈阳县立中学、辽阳县立中学、辽宁省立中学任英文教师。1928年至1935年任哈尔滨市电业公司会计股股长、特别市市政局事业股股长、巿政公署营业股股长。日本侵略中国,拒为日本人服务,于1936年逃到北京,无奈悬壶行医。解放初期,曾约陈慎吾、谢海洲老中医共同办学,传授中医学术,1952年北京市卫生局批准做为中医教育试点,开设北京私立中医学校,系统教授《伤寒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经》《内经》《温病》等。自己主编教材,曾著《伤寒论释义》《金匮要略释义》《温病条辨评注》《伤寒金匮约言录》等书。受王祥徵影响,胡希恕教授《伤寒论》不用脏腑理论,同时通过对《内经》《神农本草经》等原文的研究,并参阅中外中医文献,提出了《伤寒论》六经非《内经》经络概念,而是来自八纲的独特概念。

1956年人民卫出版社出版了苏联高等院校所用《病理生理学》,受巴甫洛夫神经反应学说影响,提出”中医辨证论治的实质,是在患病机体一般的规律反应的基础上,而适应整体的、讲求一般疾病的通治方法。”胡希恕个人办学,直至1956年北京中医学院成立,先后培养学员近千人,填补了中医教育这一阶段的空白。

1958年凋人中医学院任内科教授、附属医院学术委员会顾问。更忙于临床和教学,名声大噪。刘渡舟评曰:”每当在病房会诊,群贤齐集,高手如云,惟先生能独排众议,不但辨证准确无误,而且立方遣药,虽寥寥几味,看之无奇,但效果非凡,常出人意外,此得力于仲景之学也。”暮年仍孜孜不倦于教学、讲座,指导留学生考察团。他最后讲授的《伤寒论》《金匮要略》全部录音已被日本留学生带回国保存。

其经方研究成就,已由其弟子整理成册,著为《经方传真》《伤寒论传真》《金匮要略传真》等书出版。胡希恕一生研究仲景学说,有着独特的见解,有使世人瞩目的成就,六十年代所做《伤寒的六经论治与八纲的关系》报告,《人民日报》给予高度评价,认为是”历代医家缺乏论述的难题”;日本中医界也称赞胡希恕是”中国有独特理论体系的、著名的《伤寒论》研究者、经方家。”

胡希恕和刘渡舟两位伤寒大家的比较

刘渡舟胡希恕两位先生都是经方界泰斗级的人物,是我所十分敬仰的经方老前辈.有时,我常常将二老作些比较,发现两人各有千秋.

1.从为人上说,刘老可能比较活泼些,而胡老则比较低调.刘老著作很多,胡老一生只发表一篇文章,还是在人家要求下写的.他的研究成果也是身后由弟子冯先 生整理的.刘老悔人不倦,言无不尽;胡老则非常谨慎,惟恐言有不当贻害后人.二老都对经方兢兢业业,为之付出毕生精力,并取得令人仰视的造诣.二老的品德 都是非常高尚,属于”仁者”.儒家说”仁者寿”,故二老皆度耄耋之年而归.

2.从学术特点来说,刘老是经方派中的通俗经方派,他比较偏于后世思想,比较为大多数同道所接受,因此有更多的跟随者.而胡老则是坚定的古方派,属于经典 经方派,不易被常人所认可,因而私淑者寡.前者在用方时常有加减或与后世方合方,谓之古今接轨.后者则纯为经方,不作任何变通.如果用西施来比喻刘老,那 么胡老就是无娴女.前者为四大美女,是吴王的妃子,后者相貌丑陋,衣着朴素,是齐王的后,帮助齐王成就大业.当然,这只是比喻,不一定恰当.

3.从学术形成的根源来说,刘老的学术受中国古代的经方家影响多,而胡老则更多的受到日本经方家的影响.前者在解释病理时多从脏腑经络着手,后者则多采用 气血水理论而脱离脏腑.前者注重内经理论体系,后者则轻之.后者一生坚守方证相应,前者在晚年才有”方证相应4.从学术继承来看,刘老的弟子很多,他的一 支发扬很大。网上也出现了纪念他的网站。而胡老的继承者则不多,也许是道高者和寡吧!其实,真正愿意继承他的人是不多的,许多人也只是追求继承的形式。冯 先生要算是嫡传了。私淑者也一定会有,必是识高之士。

说”.

5.从年龄上讲,胡老长于刘老。他出道早,但当时的中医发展环境不利于他本人的发展。若天假十年,或许他的影响会更大。胡懂英文,喜读汉书。具有接受新知识的理念,决非抱残守缺之人。

从关于胡老的相关资料中,本人学到了一些东西,分享如下:

1.做人要低调,不要过于张扬.”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2.做学问要求真务实,避免不切实际的发挥.理论创新要慎重.

3.把心思放在临床上,而不是无意义的争论.

4.水向一个方向流才能形成河流,专注于一个领域才能达到精深.

5.邻居家的井水不一定都是苦的.

由于在下的研究水平有限,对刘渡舟胡希恕两位先生之比较一定存在许多不到,欢迎进一步交流.最后,特别声明,人是同气相求的,我比较喜欢胡老.但本贴决无贬刘之意!

胡希恕伤寒论讲座 第35条麻黄汤

胡希恕伤寒论讲座 第35条?

第35条?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

那么,到这就开始学习麻黄汤的应用了。那么这太阳病,无汗,它与这个桂枝汤证啊,就是一个有汗无汗的关系,它也发热,头痛发热和桂枝汤是一样的。

它就因为无汗,体表的水份相当的多,由于水份多,这个热也重。那么对身上的压迫,对神经的这个刺激呀是无处不疼啊,所以“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是无处不疼。

那么桂枝汤证它疼不疼呢?

也疼,但是轻。桂枝汤证出了一部分汗,排出去一部分,对外边的水份的压迫也轻,存在的毒素也比较的少,所以它疼不这么重,而且也不上波及到肺,它也不喘。

这麻黄汤就不然了,它一点汗也没有,所以麻黄汤它脉紧呐,这个脉紧就是血管里有充分的液体呀,就是水份,咱们叫津液,那么它这个不但到处疼,而且它必要波及于肺的,所以“恶风,无汗而喘”。?

那么就由于我们人体表啊也排泄废物啊,它这个一点也不汗出,应该由体表排泄的废物啊,都担负到肺上了,所以肺受废物毒素的刺激,它是要喘的,所以古人用麻黄汤治喘呐很有点道理,但是要没有表证这个喘古人不用麻黄的。

不像这西医,一遇到喘的就爱用麻黄素,中医不是的,中医得讲辨证嘛。

它无汗而喘,有太阳病的征候的话,那你用麻黄汤就对了。这个麻黄汤这个药非常简单,麻黄这个药配伍桂枝啊,发汗相当的厉害,那么配合杏仁呢,它定喘,这个杏仁咱们都知道了,起下气定喘的作用,这个甘草呢也缓急迫,喘病本身就是急迫的征候啊,那么尤其这个疼,身上无处不疼,这个甘草也缓痛啊。

那么这个方子就是太阳病,要是也发热,头痛,身疼,骨节疼痛,没有汗而喘”的话,这样的太阳病,必须要用麻黄汤,这与前面的桂枝汤是截然不一样的。

咱们一般说呢,桂枝汤叫表虚证,是阳虚,阳证中的虚证,那么麻黄汤呢,叫表实证。

这个麻黄汤的煎服法,也是要先煎麻黄,把上沫子去了,煮这么一两沸就行,然后把旁的药搁里头再煮。这个发汗相当有力量了,不像桂枝汤。

经方实用脉诀(源于胡希恕)

经方实用脉诀(源于胡希恕
?浮主表热也主虚,沉里虚寒水饮瘀
数常主热虚也见,迟主虚寒实不奇
弱虚津血常出汗,弦痛弦饮津血虚,
紧实紧痛痰水饮,缓脉血少是常理,
滑实滑热邪也盛,涩虚血少要常记
洪脉热盛不为错,微脉气血必定虚,
大主热实兼虚劳,细脉血少定是虚,
长脉一般多主实,短脉主虚亡血急,
急脉邪盛久病凶,伏脉水饮兼寒虚
芤脉虚劳血不足,革脉亡血漏精遗。
结脉主虚兼淤血,代脉主虚难调理
上实下虚表也促,实脉虚脉是本意
动脉主惊也主痛,仲景脉法要牢记。
注:编此歌诀,利于记忆,仅供参考!
另外特殊点: 

迟脉也主实,热——阳明病,脉迟虽汗出,不恶寒者,其身必重,短气,腹满而喘,有潮热者,此外欲解,可攻里也。手足i戢然汗出者,此大便已硬也,大承气汤主之。。
《脉理求真》云:“辨脉必须合症审察,如举按无力是主寒之迟脉,举按有力,症兼胸隔饱满、便秘溺赤,是主热之迟脉,涩滞正是热邪蕴结于内,致经脉凝滞而行迟也。”迟脉有寒有热,临床注意脉证合参,不可一见迟脉概认为寒。

数脉也主寒

?

数脉主热之说,最早见于<难经>,其明确指出:数者府也,迟者脏也,:数则为热,迟则为寒,后之<濒湖脉学>亦说:数脉为阳热可知.数脉主热,几成定论矣。
? ? ?而证之临床,并非皆如此,尝见阳虚之极病者每兼数象,于此有极深体会且论之最详者,莫若张景岳也,其曰:数热迟寒,今举世皆宗此说也,不知数热之说大有谬误,何以见之?
   盖自余历验以来,凡见内热伏火之证,脉反不数,并举例说:凡寒邪外感脉必暴见紧数,然初感便数者,原未传经,热自何来?所以只宜温散.若数而无力者,到底还是阴证,只宜温中.此外感之数不可尽以为热也,若概用寒凉,无不杀人.又说:虚损有数脉,凡患阳虚而数者,脉必数而无力或见细小,而证见寒象,此则温之尚不暇,尚堪作热治乎?
 

且凡患虚损者,脉无不数,数脉之病,唯损最多,愈虚则愈数,愈数则愈危,岂数皆热病乎?若以虚数作热数,则万无不败者矣.

疟疾有数脉.凡疟作之时脉必紧数,疟止之时脉必和缓,岂作之有火而止则无火乎?且火在人身无则无之,有则无止时也.能作能止,者,惟寒邪之进退耳.此疟疾之数,不可尽为热.

痢疾有数脉,凡痢疾之作,率由寒湿内伤脾肾俱损,所以脉数但见弦涩细弱者,总皆虚数非热数也.悉宜温补命门,百不失一.

症癖有数脉.凡胁腹之下,有块如盘者,以积滞不行脉必见数,如无火证而脉见细数者,亦不得认以为热.

胎孕有数脉,以冲任气阻所以脉数,本非火也,此当以强弱分寒热,不可因其脉数而执以黄芩为圣药.

按以上数脉诸证,凡邪盛者多数脉,虚甚者尤多数脉,则其是热非热则可知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