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伤寒论和经方必须知道的名词基础知识

经方用名例

 

一、服:亦曰饮,分汗、吐、下、和四法。桂枝、麻黄,汗也;瓜蒂、栀豉,吐也;承气、陷胸,下也;白虎、四逆、理中、柴胡,和也。

 

二、含:口、齿、喉、舌宜之,苦酒汤宜也。

 

三、灌及吹:卒死、窍闭宜之,猪胆汁、狼牙汤是也。

 

四、导亦曰内:孔窍宜之,蜜煎导、土瓜根导、猪胆汁导、膏发煎、矾石丸、狼牙汤是也。

 

五、摩:经络宜之,头风摩散是也。

 

六、熨:皮肉宜之,盐熨、枳实熨是也。

 

七、熏:窍理宜之,雄黄熏法、小儿疳熏法是也。

 

八、洗及渍:皮肉宜之,矾石汤、苦参汤是也。

 

九、噀:近世谓之喷,皮肉宜之,冷水是也。

 

十、粉:亦曰扑,汗出、疮烂宜之。温粉、黄连粉、王不留行散是也。

 

 

经方制法例

 

一汤:亦曰饮,治轻浮之疾。其为汤也,有酒煮者,栝蒌薤白汤、麻黄醇酒汤是;有水煮者,桂枝汤、麻黄汤等是;有酒水合煮者,胶艾汤是;有取自然汁和熟汤漉之。不煮者,食犬肉不消方、走马汤是。其用汤也,有服者,桂枝汤、麻黄汤等是;有洗者,矾石汤、苦参汤是;有渍者,矾石汤是;有熏者,苦参汤是;有灌者,狗屎汁是;有噀者,冷水是;有含者,苦酒汤是。其变也,有以汤为煎者,大乌头煎是。

 

二煎:亦曰膏,治沉重之疾。其为煎也,有酒煎者,鳖甲煎是;有蜜煎者,蜜煎导法是。其用煎也,有服者,败蒲煎是;有导者,蜜煎、膏发煎是。其变也,有以煎为丸者,鳖甲煎丸是;有以煎入汤者,乌头桂枝汤是。

 

三散:亦曰屑,治虚结之疾。其为散也,有别捣合治者,牡蛎泽泻散是;有合捣治者,四逆散、五苓散是。其用散也,有服者,四逆散、五苓散是;有粉者,温粉、王不留行散是;有摩者,头风摩散是;有吹者,菖蒲屑、桂屑是。其变也,有以散为汤者,陷胸汤、防己黄芪汤是。

 

四丸:古名圆,治留著之疾。其为丸也,有如梧子大者,小丸也,但服之;有如弹丸大者,大丸也,煎服之。其用丸也,有服者,抵当丸、陷胸丸是;有导者,矾石丸是。其变也,有以丸为散者,理中丸是;有以丸为汤者,抵当丸是。

 

 

经方煮汤用水例

 

一、水:煮药通用。

 

二、东流水水万折必东:除饮达下也。寇宗奭《衍义》云:取其性顺疾速,通膈下关也,惟泽漆汤方用之。

 

三、潦水淫雨为潦:去湿除热也。成氏曰:取其味薄,而不助湿气,利热也。

 

四、泉水:除热利溺也。

 

五、井花水平旦新汲水:通窍解热也。

 

六、劳水甘澜水:益脾益肾也。

 

七、麻沸汤即百沸汤:通经泄热也。

 

八、泔水:解热助胃也。

 

九、浆水:开胃消食也,有清浆水、酸浆水一曰醋浆两种。王子接说:浆水,乃秫米和曲酿成,如醋而淡。今人点牛乳作饼用之,或用真粉作,内绿豆者尤佳。《纲目》引嘉谟云:炊粟米熟,投冷水中,浸五六日,味酸,生白花色类浆,故名此。古说可从,若王说,直是酒浆矣。近人说为泔淀,非。治食噉蛇、牛肉中毒方中自有泔水,不云浆水。

 

十、酒:行经络、速药势也。有清酒、醇酒、白酒、苦酒四种。他方或水酒并煮,独栝蒌薤白汤之用白酒,红蓝花酒之用清酒,麻黄醇酒汤之用醇酒,苦酒汤、饮食中毒烦满治之方之用苦酒,皆专用酒。

 

 

经方和药有定例

 

一、大枣:和百药,利诸经也。

 

二、蜡:缓药势,趋下焦也。有与阿胶同用者,调气饮是。

 

三、白蜜:缓药势,益脾气也。

 

四、胶饴及沙糖:缓里急,缓药势也。有与枣同用者,建中汤是。

 

五、酒:行药气,利荣气也。

 

六、苦酒:除里热,泄三阴也。

 

七、粳米及白粉:和胃气,利卫气也。有与大枣同用者,附子粳米汤是;有与蜜同用者,甘草粉蜜汤、猪肤汤等是。

 

八、阿胶:趋下焦,化痰沫也。

 

九、鸡子黄:和阴气,息里热也。有与阿胶同用者,黄连阿胶汤是。

 

十、生姜汁:和丸用。

 

 

经方服丸散方例

 

一、沸汤;

 

二、白饮;

 

三、酒;

 

四、浆水;

 

五、大麦汁;

 

六、麦粥。

明清伤寒三大派

明清伤寒三派  

  宋金以前伤寒诸家治伤寒各擅其长而无争鸣。主要是对《伤寒论》原著进行搜集、整理、注释、阐发,自明代方有执倡言错简,实施重订,方启后世伤寒学术争鸣之端。至清代,诸家各张其说,在研究方法上展开了激烈的学术争鸣,在伤寒学派内部形成了不同的派系,从而促进了伤寒学派的发展,其影响较大者有错简重订派、。    明清伤寒三大派

(1)错简重订派

认为世传本《伤寒论》有错简,主张考订重辑的观点为明末方有执首先提出,清初喻嘉言大力倡导之。而后从其说者甚众,形成错简重订一派。 

  方有执,明医家。著《伤寒论条辨》。云:“曰伤寒论者,仲景之遗书也;条辨者,正叔和故方位而条还之之谓也。”其所重订,削去《伤寒例》;合《辨脉》《平脉》改置篇末;对六经证治诸篇大加改订,把太阳病三篇分别更名为《卫中风》《营伤寒》和《营卫俱中伤风寒》,将桂枝汤证及其相关条文共66条20方列入《卫中风》,麻黄汤证及相关条文57条32方列入《营伤寒》,青龙汤证及相关条文38条18方列入《营卫俱中伤风寒》,六经之外,另增《辨温病风温杂病脉证并治篇》,计20条3方。以为如此便基本恢复了《伤寒论》原貌。  

喻昌,清初三大家之一。著《尚论张仲景伤寒论重编三百九十七法》。他推崇方有执错简重订的观点,并发挥为三纲鼎立之说,即:四时外感以冬月伤寒为大纲,伤寒六经以太阳经为大纲,太阳经以风伤卫、寒伤营、风寒两伤营卫为大纲。以此三纲订正仲景《伤寒论》为397法,113方。其《尚论篇》虽保留叔和之《伤寒例》,但其意在驳之,对成无己之校注亦大加批评,与方有执尊重王叔和,含蓄地批评后世注家的做法不同。以致后来从其说者无不攻击王叔和,批驳成无己,喻氏可谓始作俑者。  
  主张错简重订的还有其他医家。  
  张璐,清初三大家之一。著《伤寒缵论》《伤寒绪论》,观点悉从方、喻,尤以喻昌之说为法。吴仪洛,著《伤寒分经》,推崇喻昌《尚论篇》,附和其三百九十七法之说。吴谦,清初三大家之一,乾隆时任太医院院判。奉敕编著《医宗金鉴》,内有《订正仲景全书》,其中《订正伤寒论注》编次悉以方有执《条辨》为蓝本,取方、喻之注亦复不少。因其为御赐书
名颁行天下,故其影响甚大。其后从方、喻之说者甚众,与此不无关系。程应旄,崇尚方有执之说,故名其所著为《伤寒论后条辨直解》,倡伤寒六经统赅百病之旨。章楠,著《伤寒论本旨》,依方有执风伤卫、寒伤营、风寒两伤营卫之例编定。

周扬俊,著《伤寒论三注》。兼采方、喻两家之说,合己见故名三注,而每篇首揭经脉环周之说为独创。黄元御,著《伤寒悬解》,侈言错简尤甚,兼采方、喻之说,而以阐发五运六气见长。   

 总之,错简重订之说,自方、喻倡之,和者甚众,故而成派。诸家以错简为由,行重订之实。其所重订,大多围绕风寒中伤营卫之说为辨,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仲景伤寒六经辨证论治的规律性。该派医家思想活跃,不囿于旧说,有一定创新精神,为伤寒研究注入新风,    固为可嘉。然而,若过分强调以恢复《伤寒论》旧貌为目的,则不免有强加于古人之嫌了。

  
  (2)维护旧论派

维护旧论派是指主张维护世传《伤寒论》旧本内容的完整性和权威性的众多医家。同讥讽王叔和、批评成无己的错简重订派诸家相反,维护旧论诸家对王叔和编次《伤寒论》和成无己首注《伤寒论》持基本肯定和褒扬的态度。

认为王叔和编次,仍为长沙之旧,不必改弦更张,而成无己的注释,不仅未曲解仲景之说,其引经析奥,实为诸注家所不胜。因此,世传旧本《伤寒论》的内容不能随便改动。尤其是《伤寒论》中十篇即六经证治部分并无错简,无需重订,只可依照原文研究阐发,才能明其大意。

主张仿照治经学的章句法进行注释,故称维护旧论派。该派代表医家有张遂辰、张志聪、张锡驹、陈念祖等。    张遂辰,明代医家,著《张卿子伤寒论》。他认为,王叔和所编次的《伤寒论》虽卷次略有出入,而内容仍是长沙之旧;成无己依旧本全加注释,其“引经析义,诸家莫能胜之”。

故悉依成氏注本,篇卷次第及成氏注文一仍其旧,并选择性地增列了后世医家如朱肱、庞安时、许叔微、张元素、李杲、朱震亨、王履、王肯堂诸家之说。在伤寒诸家中,张氏可谓是尊王赞成之最为旗帜鲜明者。

  张志聪,清代医家,张遂辰之高徒,著《伤寒论宗印》和《伤寒论集注》。他承其师说,认为《伤寒论》传本之条文编次不但没有错简,而且义理条贯,毫无阙漏。故就其原本“汇节分章”,然后“节解句释,阐幽发微”,如此则“理明义尽,至当不移”。

此即所谓章句法,成为维护旧论的有力武器。但其认为《伤寒例》却属王叔和所作,初稿于论末,后竟删之,并将《辨脉》《平脉》置于论末,是与其师不同处。医`学教育网搜集整理张氏对方喻等人的三纲鼎立说大加反对,对成无己的某些注释也表示了不同见解。

并首倡六经气化说,主张以五运六气、标本中气之理来理解伤寒六经的生理病理,则伤寒三阴三阳之病,多是人体六气之化,而人体六气之化,“本于司天在泉五运六气之旨”。自此,六经气化说成为伤寒六经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

  
  张锡驹,与张志聪同学于张遂辰。受其师门影响,成为力主维护旧论者。故其所著《伤寒论直解》,于三阴三阳诸篇悉依旧本次第,并依张志聪《集注》所分之章节为之阐扬。其于六经研究,亦持气化之说,认为六经六气有正邪两个方面,正气之行,由一而三,始于厥阴,终于太阳,运行不息,周而复始;邪气之传,由三而一,初犯太阳,终传厥阴,惟其传变有不以次,当随其证而治之。次为辨析六经传变之要旨。  

陈念祖亦陈修园,清代医家,著《伤寒论浅注》《伤寒真方歌括》《长沙方歌括》和《伤寒医诀串解》等。他是继钱塘二张之后力主维护旧论,反对错简影响最大的一家,成为维护旧论派的中坚。并悉依隐庵所分章节,定为三百九十七法。自《太阳篇》至《劳复篇》十篇洁本《伤寒论》,自此风行。又对二张之从运气阐发六经之理颇为赞赏。  

总之,维护旧论一派,反对重订,驳斥三纲,注重义理贯通。其阐发六经气化,又不乏新见。除张遂辰外,诸家一律删去《伤寒例》者,非为贬低王叔和,而是为突出张仲景不得已而为之,其尊王赞成的倾向也是显而易见的。

  
  (3)辨证论治派

明清时期伤寒学派诸家中,有一些医家着眼于对张仲景《伤寒论》辨证论治规律的探讨和发挥。他们对错简重订和维护旧论的观点均持反对意见,认为不必在孰为仲景原著,孰为叔和所增方面争论不休,而应当在发扬仲景心法上下工夫,形成了伤寒学术研究中的辨证论治派。根据其研究特点,大致可分为以柯琴、徐大椿为代表的以方类证派,以尤怡、钱潢为代表的以法类证派和以陈修园、包诚为代表的分经审证派。  

①以方类证:以方类证的方法可以导源于唐代孙思邈的方证同条、比类相附,宋代朱肱亦曾用此法进行方证研究,至清代则有柯琴、徐大椿进行以方类证研究,卓有成就。 

柯琴,清代医家,著《伤寒论注》《伤寒论翼》《伤寒附翼》,三书合称《伤寒来苏集》。他根据《伤寒论》中原有桂枝证、柴胡证等语,提出了汤证的概念,即将某汤方的主治证称作某汤证,如桂枝汤证、麻黄汤证等。并采用以方类证的方法,汇集方证条文分属于六经篇中。

在六经研究上,以经界释六经,提出六经地面说,“凡风寒湿热,内伤外感,自表及里,有寒有热,或虚或实,无乎不包”。并据此而提出了六经为百病立法,指出:“伤寒杂病,治无二理,咸归六经节制”。这对于扩大六经辨证论治范围是很有意义的。 

徐大椿,清代医家,著《伤寒论类方》。徐氏穷研《伤寒论》数十年,结合临床实践,悟出仲景之辨证心法,“不类经而类方”。于是他大胆突破六经的束缚,把论中113方分作桂枝、麻黄、葛根、柴胡、栀子、承气、泻心、白虎、五苓、四逆、理中、杂方等12类。除杂方外,11类各有主方与其主治条文,次列与主方有关的加减方。

这种类方研究更切于临床应用。其类方虽未分经,但将六经主要脉证汇列于后,以便观览,并要求学者“熟记于心”,是知徐氏并非轻视六经者。柯、徐二人均以方类证,惟柯氏以方名证,证从经分;徐氏更侧重于类方研究,方不分经。

  
  ②以法类证:钱潢,清代医家,著《伤寒论证治发明溯源集》,其以研究六经分证治法为指导思想,所归纳治法较为详细。其在以法类证研究中吸收了方、喻的风伤卫、寒伤营、风寒两伤营卫的观点。

故其《太阳上篇》为中风证治,《太阳中篇》为伤寒证治,《太阳下篇》为风寒两伤营卫证治,是承袭三纲学说而以法类证者。尤怡,清代医家,著《伤寒贯珠集》。其治伤寒以突出治法研究为特点。

三阳篇归纳为八法,曰正治法、权变法、斡旋法、救逆法、类病法、明辨法、杂治法和刺法等。三阴经亦有表里温清诸法可辨。如此则一部《贯珠集》,以治法提纲挈领,归于一贯,颇受后人好评。

尤怡与钱潢均注重《伤寒论》的治法研究,但钱潢墨守方喻三纲之说,所立治法亦过细;尤怡则超脱方喻之外,以治法为纲统领病证、病机与方药,别具一格。

  
  ③分经审证陈念祖,清代医家,为维护旧论的中坚。其对《伤寒论》的临床运用,采用分经审证的研究方法。如太阳病分作经证、腑证和变证,阳明、少阳皆分经腑,太阴有阴化阳化,少阴有水化火化,厥阴有寒化热化。如此分证深得六经六气之旨,对于掌握六经病机、传变特点和证治规律极有帮助。

包诚,清代医家。著《伤寒审证表》,主张从六经审证。其将太阳经分作本病中风、本病伤寒、兼病、阳盛入腑、阴盛入脏、坏病、不治病等七证;阳明经分作腑病连经、腑病、虚证、不治病等四证;少阳经分作经病、本病、入三阴病、入阳明病、坏病等五证;三阴经均有脏病连经、脏病二证,少阴、厥阴各有不治病一证。综其分证特点,为经病主表,脏腑主里,腑病多实,脏病多虚而已。

陈、包二氏之分经审证俱从六经分证。惟陈氏融入六经气化之说,将深奥的理论落实到临床证治,实属难能可贵;包氏注重从经、腑、脏的传变上分辨表里虚实,亦切于临床实用。  

总之,明清时期所形成的错简重订、维护旧论和辨证论治三个伤寒学术流派是伤寒诸家不同学术观点争鸣的结果。这种学术争鸣反映了伤寒学术研究的兴旺,也推动了伤寒学术研究的发展,促使伤寒学术研究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宋金以前伤寒八大家

宋金以前伤寒八家    

仲景《伤寒论》一直为后世医家所珍视,历代治伤寒之学者为数甚多,王焘《外台秘要》就汇集了唐以前21家的经验,共305条。从晋迄宋,研治伤寒最有成就者约有八大家,他们是王叔和、孙思邈、韩祗和、朱肱、庞安时、许叔微、郭雍、成无己

兹分述如下:    

王叔和与张仲景几乎前后同时代,他对已散失不全的《伤寒杂病论》进行收集整理和重新编次,使《伤寒论》得以保存并流传后世。其所增诸篇内容反映了叔和研究《伤寒论》的成果,其在《伤寒例》中对一些理论问题进行了探讨,如寒毒发病,引《内经》以例伤寒三阴三阳,重申风伤卫、寒伤营等,皆为首倡,而对后世学术研究起到了导向作用,产生了深远影响。

  
  孙思邈,唐代著名医学家。他创用了“方证同条,比类相附”的研究方法,以揭示伤寒六经辨治的规律。这种研究方法开后世以方类证研究之先河,也为其他多种分类研究方法提供了借鉴。孙氏研究伤寒的另一重要观点是他特别推崇太阳病桂枝、麻黄、青龙三法的运用,这一观点对后世医家产生了深远影响,明代方有执、喻嘉言宗其说而发挥为“三纲鼎立”之说,成为错简重订派的主要观点之一。

  
  韩祗和,北宋医家,著《伤寒微旨论》,惜原本已佚。今有传本,系后人自《永乐大典》中辑出者。其析伤寒之病机为阳气内郁,治伤寒杂病于一炉,强调从脉证入手分析,主张杂病应以证为先,脉为后;伤寒则脉为先,证为后。

只师仲景之心法,而不泥于《伤寒论》之方药,故临证多自拟方。尤以依时令用药为特色,大致分立春以后至清明以前、清明以后至芒种以前、芒种以后至立秋以前三个阶段,为其独到之处。    

朱肱,北宋医家,著《南阳活人书》。其治伤寒,重视经络的作用,“伤寒须先识经络,不识经络,触途冥行,不知邪气之所在”。认为伤寒三阴三阳病即是六经为病,主张从经络辨识病位,伤寒六经经络之辨自此倡言。其又注重病与证的鉴别诊断,主张“因名识病,因病识证”,可谓病与证结合辨析的首倡者。诊断上强调脉与证合参以辨阴阳表里。方药研究则承袭孙思邈之法,以方汇证,颇切实用。

  
  庞安时,北宋医家,以善治伤寒闻名于江淮间。著《伤寒总病论》。阐发广义伤寒的病因为冬伤于寒毒杀厉之气,即病者为伤寒,不即病者寒毒藏于肌肤,至春发为温病,至夏发为暑病,至长夏发为湿病,于八节可为中风。

此说系承袭《伤寒例》而发挥者。其又强调入的体质强弱、宿病之寒热、地域之南北高下、季节气候等对伤寒发病与转归的影响,颇具临床指导意义。其讨论天行温病为感受四时乖戾之气而发,具有流行性、传染性。其辨治与伤寒大异,也不同于一般温病。

其结合发病时节与证候,将天行温病按孙思邈的命名分为五种,即青筋牵、赤脉攒、黄肉随、白气狸、黑骨温,各系以主治方药。虽其证治方药均取材于孙思邈《千金要方》,然其汇集成篇,以示有别于伤寒,对后世余师愚治疫不无影响。  

许叔微,南宋医家,著《伤寒百证歌》《伤寒发微论》《伤寒九十论》等。其于《伤寒论》的八纲辨证最有研究,主张以阴阳为纲,统领表里寒热虚实,并把六经分证和八纲辨证紧密地结合起来。

其《伤寒百证歌》《伤寒发微论》均体现了这一思想。许氏对伤寒方证的临床应用十分娴熟,其《伤寒九十论》就是他临床应用仲景方的验案汇编,共收集其伤寒治验90例,其辨证、方治及论说皆本于《伤寒论》,颇具启发性。    

郭雍,南宋医家,著《伤寒补亡论》。其因《伤寒论》中方药多有缺失,遂摭取后世方以弥补之。其所取以朱肱、庞安时、常器之三家为多,兼擅其长。朱庞之书,世有传本,而常器之论著已佚,赖《补亡论》存其一二。常氏善守仲景方而活用之,对原论中未出方治诸条,常氏每取经方补之,而颇切当。郭氏收采其说以补亡,确有意义。    

成无己,金代医家,著《注解伤寒论》《伤寒明理论》。他是注解《伤寒论》的第一家,有首创之功。其注释的特点可概括为以经释论,其注释水平较高。他还特别重视对伤寒症状的鉴别,所著《伤寒明理论》就是一部关于伤寒临床症状鉴别诊断的专著,列举《伤寒论》中五十个常见的主要症状进行类症鉴别,其于定体、分形、析证、明理,颇有独到见解。   

 从晋唐至两宋研治伤寒者不下数十家,举以上八家为代表,各从不同角度阐发《伤寒论》的辨证论治精神,他们的学术成就对后世治伤寒诸家有很大影响。至此,伤寒学派已初具规模,成为我国医学史上公认的一个学术流派。

伤寒学派概述

伤寒学派 概述

伤寒学派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在晋以后中医学术发展的不同历史时期,都有许多著名医家致力于《伤寒论》的研究,并取得显著成果。

在中医各家学说领域里,将历史上不同时期研治伤寒而卓有成就的医家统称为伤寒学派。该派始于晋唐,盛于明清。其学术研究历千余年而不衰,对中医理论和临床医学的发展,特别是对外感热病的辨证论治体系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  

  伤寒学派诸家以《伤寒论》为其学术研究的主要对象。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把医学理论和临床经验有机地结合起来,融理法方药为一体,从而确立了临床医学辨证论治的基本体系,为临床医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该书具有极高的临床指导价值,立即受到人们的青睐,当时名医华佗就曾赞誉:“此真活人书也”。

由于东汉末年战乱频仍,该书曾一度散佚,未能广泛流传。直到晋太医令王叔和通过收集整理,将其书中伤寒部分的内容重加编次,名曰《伤寒论》,成为流传后世的唯一传本。后世医家所藉以研究的正是经过王叔和重编的《伤寒论》,由此导致了后世医家在《伤寒论》条文真伪问题上长期争论不休。  

  总之,伤寒学派诸家以研究张仲景的《伤寒论》为指归,各自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法进行研究和发挥,形成了阵容强大的伤寒学派。根据其不同时期的学术研究特点,一般习惯分为宋金以前伤寒八家明清时期伤寒三派

伤寒论视频教程大全【全网最齐】

伤寒论视频讲座教程、伤寒讲义大全

伤寒论视频教学讲座大全

伤寒论系统课程:

一、郝万山讲伤寒论

二、胡希恕伤寒论讲座

三、刘渡舟伤寒论讲稿

四、王正龙讲《伤寒论》《金匮要略》全本 – 专辑 – 优酷视频

 

五、郭生白-说白伤寒论

六、王雪华《金匮要略》教学片(1-80全集) – 专辑 

七、金匮要略_廖世煌_广州中医药大学

八、JT叔叔伤寒论偷偷教、伤寒论全集

九、倪海厦人纪《伤寒论》视频

十、娄绍昆 经方医学讲座

伤寒论经方讲座视频:

黄煌

扶阳论坛

经方

伤寒论经方视频教程讲座大全,经方伤寒论网继续更新中。。。。。 

中医药学高级丛书_伤寒论·熊曼琪 (精)pdf百度盘下载

  • 作者:熊曼琪
  • 出 版 社:人民卫生
  • 本书为中医药学高级丛书之一,由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伤寒论学科带头人、博士生导师熊曼琪教授主编;广州中医药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湖北中医药学院、山西中医学院、贵阳中医学院、江西中医学院9所高等中医院校的伤寒论专家教授共同编写而成。?  《伤寒论》为汉代医圣张仲景所著,其学术思想在中医学理论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是中临床理论的基石。因此伤寒论为高等中医药院校生必修课程,亦为学习中医者必备的经典著医作。《中医药学高级丛书·伤寒论》,以刘渡舟教授据明·赵开美摹宋刻本《伤寒论》而主编的。《伤寒论校注》为蓝本,分上、下两篇,上篇 10章,以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霍乱病、阴阳易差后芝复病分章论述。每病设原文、词解、提要、释义、选注、评述、治法、方药、方义、方论选、点评、临床应用(包括古代和现代应用)、现代研究等项阐述。下篇4章,分别为类证辨析(包括证候、症状、脉象、舌象辨析)、类方辨析、用药辨析、专题研究等。书末附有方剂索引。本书对〈伤寒论〉进行了系统、全面、科学的挖掘、整理、研究,既有历代医家精辟的论述,又有当代研究的新成果,条分缕析,平正通达,全面系统深入地发掘〈伤寒论》理论和实践资料,淫取历代研究精华,反应现代研究成果,内容丰富,资料翔实,反映了20世纪未伤寒论学发展的最高水平。  本书适合于中医院校、中医研究院(所)研究生和本科教育师生、科研人员学习参考,对中医临床工作者亦有重要参考价值。
  •  
    伤寒论pdf下载伤寒论下载
  • 伤寒论——中医药学高级丛书 目录
    上篇
    第一章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
    第一节 太阳病概论
    第二节 桂枝汤证
    第三节 桂枝汤证的兼证、变证及禁忌证
    第四节 桂枝汤证疑似证
    第二章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
    第一节 葛根汤证及其辨证
    第二节 麻黄汤证
    第三节 麻黄汤证兼证
    第四节 解表发汗方的辨证选用
    第五节 太阳病汗吐下后的变证
    第六节 峻汗禁例
    第七节 表里先后辨
    第八节 小柴胡汤证
    第九节 小柴胡证的兼变证与疑似证
    第十节 太阳病火逆变证
    第十一节 太阳病吐后变证
    第十二节 太阳蓄血证
    第三章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下)
    第一节 结胸与脏结的比较
    第二节 结胸证治
    第三节 结胸疑似证
    第四节 痞证证治
    第五节 痞证的辨证与兼变证
    第六节 太阳病其他变证
    第七节 风湿证
    第八节 灸甘草汤证
    第四章 辨阳明病脉证并治
    第五章 辨少阳病脉证并治
    第六章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
    第七章 辨少阴病脉证并治
    第八章 辨厥阴病脉证并治
    第九章 辨霍乱病脉证并治
    第十章 辨阴阳易差后劳复病脉证并治
    下篇
    第十一章 类证辨析
    第十二章 类方辨析
    第十三章 用药辨析
    第十四章 专题研究

 

  • 百度网盘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pJJPdwR 密码:46qu

中医药学高级丛书—伤寒论是由原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熊曼琪主编,现在熊教授已经不再广州中医药大学,目前任职于香港。

当代几位伤寒大家的不同特点

刘渡舟老师,是个传统的经方派,辛苦的继承了以成无已为代表的传统医家的中医特点,是个良好的继承者、阐释者、实践者。

胡希恕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创新者,他以唯物主义为标准,将中医的来龙去脉、中医药之所以能治病的科学依据等等都讲的极有新意,更有利于中西医“神”的层次结合,他代表的也许正是汉前经方一派医家的中医特点,可能是个汉前中医的更好继承者。

从刘老的《方证相应论》可以看出,他认同“方证相应”,认同中医分为“医经派”与“经方派(神农)”。刘老一贯的学术,明显靠《内经》更近,他晚年为何发出此文?读此文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刘老有所指,他在试图扭转“方证相应”不是现在才有,而是古已有之。人民日报曾经于胡希恕高度评价,刘老这篇文章与人民日报上那篇文章是否遥呼相应,中间是否有某中联系,是不是胡老当时的名气让居于高位的刘老有些不舒服了呢?我无从考证,也不得而知,只能想到此为止。

中医本来的样子是什么,每人标准不同。有人说,刘老是真正中医,有人说胡老才是真正古中医,这些都不重要。我只知道,用心读《伤寒挈要》一年,不知所云;刚读完《胡希恕伤寒论讲座》桂枝汤条,我就明白了以前为什么胃病开“平胃散”没效的道理。巧妙的是,读到桂枝汤条时,我正好“感冒”,开桂枝汤,一付见效。  读完胡师书,再看任何医家的《伤寒注》,包括刘老的书,都是一马平川,根本如换了一个人一样,知道他们说什么了。胡师为草根中医,却能够与学院派正宗中医代言人一起会诊,并且被刘师称赞,还敢于与秦佰未叫板,都必须有过硬的技术支持不可。胡老,一生淡泊,喜皆形于色,性情中人,只有一个纯粹的人才能做到,也只有纯粹才能把中医水平发挥到极致。

但是,胡老学术上的特点也很明显。他把温病派批的体无完肤,差点儿都想说“大乱经旨”了。除“三仁汤”外,很难再找一个能入胡老法眼的温病派方子了。他最常用的方药也都以仲景为核心,变来变去,竟然也效果不错,我真不知道这种路子与那种取百家之长者,哪个更好了。

赵绍琴与胡希恕,好比镜里镜外一个人,正好相反,却又那么相同。相传胡师学术源于太医院,只不过是另一派,讲仲景、讲方证、讲药证,一点儿不沾温病派的痕迹。赵师精于温病,依鞠通、依病机、依清宣,似乎不带经方派套路。相同的是,两者都被人称颂,疗效都那么好。

令人想不通的是,在那次北京有名的流脑发生时,怎么就不见胡老、刘老与赵老出手呢?按理说就用白虎加术汤,这不难啊,研究经方到两位前辈的境界,一眼就能知道啊。对于温病派的赵老,用起白虎加术,也绝不含糊啊。为什么偏偏就是蒲老出手了呢?这三位先生,与蒲老认识吗?他们可曾有过“华山论剑”?这是一个迷!

蒲辅周老,大有驾于《伤寒》、《温病》之上之势,不偏于古,不偏于今,不偏于寒,也不偏于温,中规中矩,看似平淡,疗效出奇。看他医案,初是不解,深思之后,令人暗暗叫绝。

柴浩然走的是脏腑辨证的路子,冶经方、时方、验方于一炉,他的医案一反国医大师们“7付”,“二诊”、“三诊”的路子,常常一、两剂即见分晓,就算治疗“肝炎癌变”,他每次也只开2付。难道是他的水平太低不能预知服药后的病情而不敢多开几付,难道是他遇到的病都是应该以缓见功的慢性病?我认为不是这样。医案中“尽剂而愈”的例子很多,他用经方和胡老一样熟,用时方刘老、胡老不如他;用起验方来,更称得上“奇思妙想”。也许蒲老见柴老,大会有相见恨晚之感;赵师看浩然治内科,当别有一番洞天。我认为,医者当如此。

伤寒论流派形成

王叔和整理编辑 《伤寒论》
晋·皇甫谧序《甲乙针经》云:“伊尹以元圣之才,撰用《神农本草》,以为《汤液》。汉·张仲景论广《汤液》,为数十卷,用之多验。近世太医令王叔和,撰次仲景遗论甚精,皆可施用。”
所著论,其言精而奥,其法简而详,非浅闻寡见者所能及。自仲景于今八百馀年,惟王叔和能学之。
辨证论治原则的普遍意义
《伤寒论》主论外感伤寒热病,但它揭示和建立的辨证论治原则具有普遍意义。
方剂组织严密,临床作用显著,不仅可运用于伤寒病,而且还可运用于多种内伤杂病。

《伤寒论》的研究过程

晋唐时期,为《伤寒论》研究之收集整理阶段
宋至金元时期,为深入研究与学派形成阶段
明清两代,为《伤寒论》学术发展,学派形成争鸣时期
晋唐时期,为《伤寒论》研究之收集整理阶段
王叔和 “今搜采仲景旧论,录其证候、诊脉、声色,对病真方有神验者,拟防世急也。”
孙思邈 “江南诸师秘仲景方而不传。” ;“方证同条,比类相附,须有检讨,仓卒易知。”
宋至金元时期,为深入研究与学派形成阶段
韩祇和《伤寒微旨》,强调以脉为先,脉证分辨。
庞安常《伤寒总病论》,重病因发病,倡“寒毒、疫气”之说。
朱肱《南阳活人书》,倡经络说,提出三阴三阳的本质问题。
许叔微《伤寒九十论》,重临床验证。
郭壅《伤寒补亡论》,搜采世说,补入论中,以丰富伤寒内容。
成无己《注解伤寒论》,首次全面注解《伤寒论》,用以经注论,经论结合 。

傷寒流派之分

错简重订派

方有执,《伤寒论条辨》认为王叔和编次《伤寒论》“颠倒错乱殊甚”而必须重订,并着重发挥“为中风,营伤寒,营卫俱中伤风寒” 。
其他代表医家有:俞昌,《尚论篇》;张潞《伤寒瓒论》;程郊倩《伤寒论后条辨直解》;章虚谷《伤寒本旨》 ;周扬俊《伤寒论三注》;黄坤载《伤寒悬解》

维护旧论派

陈修园 ,《伤寒论浅注》,称王叔和编次《伤寒论》“有功千古”。“自《辨太阳病辨证篇》至《劳复》止,皆仲景原文。其章书起止照应,王肯堂犹如神龙出没,首尾相应,鳞甲森然。兹不敢增减一字,移换一节。”
其他代表医家有:张卿子《伤寒论宗印》 ;张志聪《伤寒论集注》;、张锡驹《伤寒论直解》 。

辨证论治 派

按方类证:柯琴《伤寒来苏集》
按法类证:尤怡《伤寒贯珠集》
按症类证:沈金鳌《伤寒论纲目》
按因类证:钱璜《伤寒溯源集》
分经审证:陈修园《伤寒医诀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