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绍昆之女娄莘杉《我的中医梦》

我的中医梦

 

一、渴望走进中医之门

 

我出生在中医世家,从小到大凡有生病都是吃中药或针灸,几乎没有用过西药。受父亲娄绍昆的影响,从小耳濡目染,我对中药、针灸和拔罐都非常感兴趣。由于青少年叛逆心理做遂,大学时读的是英语专业而非中医专业。

 

在大学期间,由于体质较弱,感冒、头痛等小毛病不断,没有父亲在身旁照顾,只得硬起头皮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扎起针来。

 

记得有一次头痛得厉害,用三棱针对着镜子给自己扎太阳穴,拿针的手都在发抖,怎么都下不了手,扎了多次,不是扎歪就扎不出血,后来只能作罢。

 

但第二天起来头痛更厉害了,只好换用针灸对着镜子给自己扎,一边咬着牙一边扎,终于扎进去了,用手慢慢旋动针让针尖扎到最痛的那根神经上,感觉虽很痛但又有一种舒服的感觉,可以说是“痛并舒服着”,留针约30分钟后,头痛就减轻了一大半,到第二天头痛就基本痊愈了。

 

这是我的第一次针灸,而且试验品就是自己。从此以后,又重新唤起对中医的兴趣,同时更觉得它对人体还是有很大用处的。

 

大学毕业后,因学的是英语专业,到了温州大学工作,在这工作的5年期间,从助教到办公室主任,工作范围也从负责国际对外交流到外教日常管理,同时也兼职一部分英语课程,在这期间还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书《产品英语》,在教师的岗位上也做出了一些成绩。

 

但是对中医的兴趣日益增加,看着父亲的年龄越来越大,突然有了一种要把中医学好学精,把父亲多年的中医临床经验继承下来,并期待有朝一日把它推广出去,甚至发扬广大的想法。

 

于是经过了一年的思想挣扎,最终辞去了在大学相对稳定的工作而改学中医,当时正值国家实行推广中医师承制,于是我与父亲在2008年签了3年师承合同,从此踏入了中医之门。

 

二、如何走中医之路

 

走进中医之门相对容易,但进门要如何正确走下去就变的相对困难了,在这期间我做了许多准备工作。

?

第一、选择正确的中医书籍

?

我主要选择攻读的书有张仲景的《伤寒论》;黄煌教授的《中医十大类方》、《经方的魅力》、《张仲景五十味药证》、《经方100首》、《黄煌经方沙龙》;日本龙野雄一的《中医临证处方入门》,日本矢数道明的《临床应用汉方处方解说》、《汉方辨证治疗学》、《汉方治疗百话摘编》;日本大冢敬节的《中医治疗要览》;日本桑木崇秀的《汉方诊疗便携》,日本鲇川静的《中医治疗经验》;郭子光的《日本汉方医学精华》;《范中林六经辨证医案选》,《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胡希恕》等等。

 

第二、每日做详细的学习计划

 

第三、做读书笔记,再分类做卡片。借用英语考试作文模板的理论做中医分类卡片模板。我把卡片主要分为以下几类,按先后顺序分别为:

 

1.如何望闻问切,如何腹证;

2.针灸穴位记忆;

3.常用经方中药组成成分;

4.经方体质症状归纳(参考10多本中日书籍和黄煌教授的书籍进行归纳总结);

5.西医病名方症分类;

6.常用单味中药用途;

7.常见中药依症加减;

8.典型名师病历载录学习;

9.西医常见病分析解说;

10.按方症顺序问诊;

 

通过以上10类卡片顺序的反复记忆和反复推敲,我慢慢拨开一层又一层的中医迷雾。

 

从刚开始面对病人的脑子一片空白和不知所措,慢慢到能够对病人进行从头到脚的详细问证和腹诊;从拿着针茫然发呆到按照症状迅速确定针灸穴位;从面对药方因记不住中药组成而尴尬得手发抖到能熟练地写出常用方证的中药组成成分及份量;从面对病人的所述症状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到能快速分析症状,并结合西医病名分析选出合适方证同时进行加减;从不知如何写好病历到模仿名师进行病历的规范书写;从面对病人的提问无从回答到详细回复病人的提问并提出各种对应的解决办法。

 

这中间是一步一个台阶坚实地走过来的,每一张卡片都是我读书与思考的总结,是对每个病历反复推敲后的心得。

 

虽然花了很多时间做卡片,但很快让我找到了打开中医之门的钥匙,踏上了正确的中医之路。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我的父亲娄绍昆,还有黄煌老师、胡希恕老师和日本各位老师的著作。

 

三、临床典型病例分析(以下是我自己给亲戚朋友看病的一些典型病例分析,通过针灸与中药结合的方法进行治疗并取得一定的疗效)

 

1、肥胖症与葛根苓连汤和桂枝茯苓汤

 

叔叔冯术,42岁,身高170cm,体重165斤,体型:壮胖,面色暗红油光,有黄褐斑。

 

自述:平日喜欢烟酒,食酒后容易腹泻,有高血压,近10年来体重增加30多斤,尤其是腹部日见突起,俗称“将军肚”,其妻嫌他太胖难看,同时打呼声也很大,影响睡眠,想通过中医减肥,故询问于我。

?

刻诊:大便溏,日1-2次,口干欲饮水,多汗,项背强急,唇暗,神疲,冬天皮肤干燥起鳞屑,足冷,脉弦缓,舌暗红苔白。

 

腹诊:心下痞,剑突肿,左少腹压痛。

 

据其腹诊和刻诊,用三棱针在剑突处刺血拔罐(拔出暗红色淤血),投于葛根苓连汤合桂苓汤,十四剂后,打来电话说肚子有所减小,大便稍成形,打呼声减,大喜!

 

原方继服两个月,体重减八斤,诸症大轻,面斑也有所变淡,言其每日精神饱满,十多年来从未像现在这样轻松精神过。

 

2、婆婆周吉娣,55岁,身高162cm,体重105斤。初诊:2009年1月18日,性格直爽,做事动作麻利,面黄体瘦,唇红苔白,易烦躁。

 

自述:从其年轻时就睡不着,至今30多年一直如此,经常脑子空白,整夜都无法入睡,奇怪的是早晨起来依旧神采奕奕,无一丝疲倦,以为是失眠,不是毛病,从未服用任何药物和进行治疗。

?

我用针灸其百会穴,投予黄煌教授的八味活血汤七剂。药后来电话言其睡眠有所改善,原方再服十五剂,困扰30多年的失眠症消失,嘱其再服一段时间巩固疗效,因农活繁忙,加上不舍得花钱吃药就没再吃中药,但至今眠可。

 

3、小姑妈陈玉莲,48岁,体形肥胖。主述:面红有血丝,易脱发3年。

 

刻诊:唇暗肤干,面有黄褐斑,口臭,口干欲饮,停经10年,恶风,背部尤甚,冬天手足冷,手麻多汗,脚心痛,腰酸背胀,舌干裂苔白,腹肌松软,胆小,易疲劳,胸闷,小便黄有残留,多梦。

 

腹诊:左少腹压痛,投以黄芪桂枝五物汤合桂枝茯苓丸加葛根,共十四剂,药后来电话言诸症稍有减轻,原方加减共服3个月,诸症不明显,过年去她家拜年,言其身体状况良好。

 

4、舅舅周永年,51岁,身高165cm,体重128斤。三高症,血糖最高达18.1,半年内体重减轻了26斤,住院一个月,四肢无力,丧失劳动能力,便溏身重,口渴,尿频,项背强急,面黄唇暗,注射胰岛素。

?

刻诊:胸闷,眼花,记忆力减退,食欲旺盛,易牙痛,口疮,口苦。腹诊:心下痞,剑突肿。三棱针针刺剑突拔罐,投以葛根苓连汤和柴陷汤七剂后,来电告知药后无不适,原方服一个月后,后又来电,血糖降至11.2,诸症减轻,两年来中间改方一次。白虎加人参汤七剂,原方加减断服一年,现停中药,如以前能正常工作,腿脚灵便,血糖降为7.8上下。

 

5、邻居小孩,依杉,2岁,面白唇淡,夏日炎炎贪食冷饮,突发腹泻,每日7-8次,住院两周,时好时坏,花费近万元,疗效不佳,后找我。刻诊:神可,纳呆,尿黄短,口干不饮,投予五苓散5剂而愈。

 

6、朋友妻子,何黄飞,31岁,身高160cm,体重100斤。2009年1月20日初诊,怀孕3个多月时,在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流产,想通过中医调理体质再孕,肤干体瘦,面黄暗,有褐斑,易疲劳,有时失眠,有时睡眠欠深,咽喉有异物感,易烦躁,时有扁桃体肿痛,月经前乳胀,小腹下坠,偶有痛经,并夹有血块。冬天恶寒,手足不温,多食易腹胀。

 

针灸三阴交,关元,投四逆散和半夏厚朴汤,经期服用温经汤,告之服药后如无不适,坚持服用两个月。

?

第二年春节回家碰到得知已怀孕4个月,后知喜得贵子6.5斤,母子平安,其儿现已9个月,活泼可爱,刚好比我家小孩小1个月。

 

7、姑父高志良,49岁,身高168cm,体重140斤。大腿因摩托车外伤,骨折手术后,双脚无力,走路步履蹒跚,医生言其双腿会微瘸,不能如其初,全家担心至极。

 

刻诊:胸闷,多食腹胀,偏结,多日一次,腰酸痛。腹诊:剑突肿,心下痞痛,针灸环跳,委中,三棱针刺,剑突拔罐,针后腿行走稍稳,投以柴陷汤合芍药甘草汤,前后共服3个月,针灸10多次,现已能如正常人行走,言吃药期间日渐好转,甚喜。

 

8、小阿姨,周晓凤,40岁,身高160cm,体重98斤,面黄体瘦。自述:盗汗,失眠多恶梦,已有 10多年。刻诊:胆小易惊,汗出,口苦,胸闷,冬天恶寒手足冷,下肢肤干,经前乳胀,易烦躁。

 

腹诊:心下痞,右肋叩痛,脐悸。投予桂枝加龙牡汤合柴陷汤,另五倍子捣碎,用醋每日敷肚脐眼,前后共服24贴药,先无盗汗,睡眠亦好转。

 

9、朋友小孩,9个月,感冒发烧38.6度,肤白体瘦,汗出不渴,腹肌紧胀,纳呆,尿黄,易腹痛,投桂枝汤,日服3次,1剂汗出而愈,后服小建中汤5贴,调理体质。

 

【本文为娄莘杉在2010年南京-全国经方应用论坛的小组发言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