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寒大家 > 正文

台湾经方奇人张步桃治病心得

2015年05月13日 伤寒大家 ⁄ 共 11685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2,926 views 次
大家好,有到周末,中医阅读时间。这一星期过得没太多记忆,无意中看了张步桃的书,他真是应用经方治病的奇人,把经方玩得出神入化。他很少讲理论,就如同经方一样,满满的都是经方经验。
张步桃其人:台湾经方奇人,每天门诊三四百人,研究应用伤寒论经方几十年,自己说手抄伤寒杂病论之前200遍,对经方条文熟悉到倒背如流。二羊知道他的就那么多,也许有很多人不认同他像jt,但他的病人和他看病的速度效果证明他起码是一个了不起的经方家。
张步桃

原文:
刘观涛按:
一门深入《伤寒论》,每日勤修“戒定慧”。
下面,是我们每天为您奉上的“中医小菜”,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浅谈运用经方的治疗心得
台湾 张步桃
张步桃,台湾著名伤寒学家、中医教育家。著有《伤寒大论坛》、《张步桃医方思维》、《张步桃解读伤寒论》等专著。
我个人研究《伤寒》、《金匮》,差不多30多年了。我的《伤寒论》念了大概有5000遍吧!所以我出门在外是很少带资料的,给我什么题目,我就讲什么题目。但有时侯一个题目就可以讲上两三个钟头,《伤寒》、《金匮》的全部资料都输入到脑袋里了。这次主办方邀请我来讲一讲讲对心肺系统的一些看法。《黄帝内经》说“心肺有病,鼻为之不利”,所以心肺有问题的话,大概会有鼻子的病变吧!我们对待鼻子过敏的问题,皮肤的问题,还有气喘、咳嗽的问题,都从心肺去考虑。因为皮肤是属于肺所管辖的,肺开窍于皮肤,当然气喘、咳嗽就更离不开肺了。
一、皮肤病的治疗
我记得我10月31号到马来西亚的吉隆坡,那里举办了一个中医国际学术研讨会,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日本、韩国、中国大陆跟台湾地区的专家都到场。我也在那边讲了一场,是关于用仲景方治疗气喘、皮肤过敏病变的讲座。现代医学一般是用抗组胺药治疗的,或是用什么类固醇来治疗,但是疗效却不敢恭维。我见过一个治疗时间最长的病人,他花了40多年的时间用西医治皮肤病。这位老病人姓历史的史,始终没有看好。这种皮肤的病变,不分年龄大小,也不分身体的壮硕,西医都是用抗组织胺药、类固醇,患者吃了40多年,实际上是没有用的。而且花销不菲,皮肤科医师给患者打一针,就要收台币4700块钱,大约将近1000块的人民币,在基隆长庚医院打一针就要5004块台币,但事实上还是没有疗效的。
有一个小baby姓“宋”,宋朝的宋,这位小baby出生的当天,全身皮肤溃烂,因为他妈咪在怀他的时候,很喜欢吃冰冷的东西,我再三跟她建议,我说你不要吃冰冷的东西,吃了以后对小baby的皮肤不好,第二个对他的气管也有很大的影响,第三个还会有肠胃性的病变。可是100个孕妇差不多有99个告诉我,说不吃冰好难过耶!因为整个腹腔好像火在烧耶!大家知道哦!冰是0度的东西,那我们人体的体温几度呀?36度半对不对,那么你0度的那个冰冷饮、冰品,包括冰淇淋这些凉品,碰到了36度半的温度,肯定会产生过敏反应,所以结果出生当天整个皮肤都是溃烂的。这个妈咪不抱他的话,他还要哭,而且是越哭越痒、越痒越哭,那你怎么办呢?你有那么好的精神体力吗?这个小baby的皮肤病就是先天性的啦!也就是从妈妈的肚子里面生出来,就已经形成了所谓的异位性皮肤炎,他们医院怎么治?第一个就是用类固醇,第二个就是用抗组织胺,那有用吗?没有用,有用的话就不会有40多年的皮肤病患者了。所以像这种先天性的疾病,就是从妈妈母体带来的疾病,我们就一定要回到先天治疗,我们可以考虑用六味地黄丸补他的先天不足。有人说六味地黄丸就是补肾的药,不错,它里面确实有入肾的药。但事实上这种说法不够周严。大家知道六味地黄里面的地黄是补肾的,没有错。但是山茱萸是补肝的,山药是补脾的,你说他是补肾阴,或者是肾阴、肾阳双补,这都不够周严,除了“三补”外它还有“三泻”,我们有茯苓、有泽泻、有牡丹皮,这个阴跟阳《黄帝内经》里有提到“阴平阳秘,精神乃治。”我们在很多的诊断学、内科学里面都一再的强调“阴平阳秘,精神乃治”这种观念,所以“三补三泻”的道理,你光有补而没有泻的话,阴阳就不平衡了。我可以告诉各位,现在的金融机关借着吸收存款来创造放款,赚取中间的一种差价,银行赚钱就是这样的啦!如果把那个吸收存款当做“补”的意思,那么“泻”就是要放款。而你如果没办法去充分的放款,来赚取那种价差,那肯定要亏本啦!那这样子的话,你那个钱放不出去,就叫做烂头存,那银行肯定早晚就要关门,肯定不能经营下去了嘛!一样的道理,所以如果是先天所造成的这种现象,那我们就可以用六味地黄。

《黄帝内经》有一篇叫《至真要大论》,《至真要大论》里面有一段文字叫做“病机十九条”,我一再告诉我的学生们。我说这个病机十九条才一百多个字,无论如何你都要把它背得滚瓜烂熟,因为这个方便我们做临床的辨证论治,是很重要的理论依据,我们无论治什么病,一定要掌握所谓的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病机十九,开宗明义第一句话,它就讲了说“诸痛痒疮,皆属于心”,你的痛,你的痒,一定跟我们的“心”有关,这个“心”当然不一定是心脏的心啦!这个“心”就涵盖了我们的大脑,就像说“胆大心细”,那个心细不是说心小,“你要小心”那个心也不是说心这么小,就是要思考周密,这就跟你的大脑是有绝对的关系。所以《至真要大论》里面就讲,诸痛痒跟心是有关联的,你治疗这种痒症,不用心去掌握,是不会成功的。我曾经在林口长庚待了一年三个多月,我自己开车去那里坐诊,早上6点17分就已经到达了林口长庚, 6点17分哦!我从早上八点半开始看,有时候要看到下午4点多钟才结束,最多在林口长庚看了368个人次,我回到自己的诊所,还要看差不多三、四百个人次,一天要看六、七百人次,如果你没有去掌握,光用抗组织胺,光用类固醇,怎么会把病看好。
咱们接着谈我刚才讲到的史老先生,吃类固醇、吃抗组织胺40多年,皮肤溃烂,来到我这里以后,马上第一句话就问你:“要吃多久的药呀?要看多久才会好呀?”我感觉到不平呀!我说你不是看皮肤科医师看了四十几年吗?我的药都还没吃就问我什么时候好,这样公平吗?好像不太公平对不对。病人总是给我们太大的压力,这个看三十几年、四十几年的病人,是先天性的,从母体带来的,那我们就一定回到先天,我就用六味地黄做基本方,另外这个病很多是受气候环境影响的。结果吃了两个月,皮肤就有光泽了,溃烂的面积也明显减少了,现在还在找我看,情况是越来越好了,我看他完全有可能治好这40年的“痼疾”了。
我这次出来是11月27号,大概在10月分的时候,加拿大有一位小朋友,才18岁,男生,他在温哥华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一回到台湾,全身皮肤瘙痒,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台湾的空气真的是不理想,污染太严重。这个领子的领口最能够说明问题,每天回到家,那个领子都是乌黑的,什么道理,因为空气中弥漫着污染物质。你看怎么办呢?对于这种大环境所造成的一些困扰,尤其是有风寒感冒所造成的,在《温病条辨》这本书里面,就特别强调,说“伤寒发斑,所谓气血两燔”,这个气血两燔的话,他会选用玉女煎这个处方,大家知道玉女煎是从什么方变出来的呢?玉女煎汤是从白虎汤衍变出来的。白虎汤的石膏、甘草保留了,病人身体出现了一块一块的,一般我们叫作“斑”,像天上的云彩一样,一朵一朵的。一点一点的那个叫作“疹”,所以斑跟疹,所归属的系统是不一样的。宋朝钱乙,又叫作钱仲阳,在《小儿药证直诀》里面告诉我们,这种皮肤的病变,跟五脏都有关联的,如果是跟肝有关系的,那叫作水疱,所以治疗水疱要用入肝的药,我们的首选方可以考量用茵陈五苓散,既然是水疱,那五苓散本身就有利水、利湿的效果,水疱属肝,斑属心,刚刚讲的一块一块、一朵一朵的,那我们就选择入心的药,连翘就是入心的,疹属脾,一点一点的,所以皮疹,我们要从肠胃系统去调整。脓疱属肺,会溃脓的,我们要用排脓、解毒的一些药物,包括我们的桔梗、枳实,这些药都有排脓化脓的作用。肾脏是不允许有症状的,肾脏如果出现症状的话,在《药证直诀》这本书里面讲,他说肾坏了皮肤就会变黑,宋朝距离现在的年代,少说超过一千年以上,老祖宗就已经观察到了,如果病邪影响到你的肾功能的话,你的肤色就会变黑,大家仔细看噢!你看所有尿毒症的病人,他的面色就叫作“面色黧黑”,没有一个例外的,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尿毒症洗肾的病人,他的脸色是光彩的,不可能!所以我们就要用利肾水的处方,事实上只有一味药可以达到这种利水的目的,就用一味大戟科的大戟,红芽大戟又叫作“百祥橼”,就专门利水的,所以我们的十枣汤里边有大戟,有甘遂,大部分都是大戟科的啦!但是却不能用甘草去缓解这几味毒药,因为这些都是大毒的药,在十八反的歌里面,大戟甘遂都跟人参相反的,也跟甘草相反的,所以不能够用甘草来制衡这些有毒性的药物。

钱乙先生在《小儿药证直诀》这本书里面,告诉我们很清楚,结果现在很多治疗皮肤病的,什么消风散,什么防风汤,什么败毒散,是没有错,肯定是有一些毒素,但是用败毒散来排毒,能够排的掉吗?尤其尿毒症的毒你能够排的掉吗?所以皮肤的病变,先天的话用六味地黄,加玉女煎,既然是斑,一块一块的,也可能是一点一点的疹,连翘就用的上,金银花,忍冬科的植物,本身对于抗肿瘤就能够发挥作用,更何况小小的皮肤的一个病变。而且对抗病毒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昨天在邓老的府上,我给邓老拜寿,正好有个记者去访问他,怎么样治疗H1N1的这个新流感呀?邓老就说,如果你曾经看过一些病例的话,你自然而然的就能够掌握。
在台湾有一家针剂科技中心,是生产疫苗的,一批生产50万个,但是要知道台湾有两千三百万人口,50万要多少倍呀?这就缓不济急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大家知道,那个流感疫苗是用白鸡蛋去制造的,大家知道白鸡蛋哦!我们是用玉米、苞谷,烂鱼烂虾一起喂这个鸡,这个鸡然后就生蛋,生出来的蛋就是白鸡蛋,是不可能用土鸡蛋的!土鸡蛋很贵,一斤要台币85块,但是白鸡蛋就很便宜,大概30块左右。结果很多人对白鸡蛋过敏,为什么?因为他们对鱼虾过敏,所以台湾打流感疫苗,第一个发生的症状就是晕眩,第二个出现了皮疹,长了很多疹块。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反倒是打了流感疫苗产生了问题。还有很多人做三合一的接种,接种完了以后,下半身瘫掉,有个小朋友才两三岁哦!假如能够治好也就罢了,万一不能治好,一辈子就残废了,就算赔偿你三百万,但能够弥补这一辈子的残废吗?这不叫作赔偿金,而叫作抚慰金!这不叫作赔偿金,而叫作抚慰金!其实这个H1N1太简单了,今天早上也有人问用什么方,用什么方不重要。譬如你用小柴胡汤,你用麻杏甘石汤、用白虎汤,这个都没有问题的,因为这个H1N1事实上就是《温病条辨》里面的风温啦、温病啦!那《黄帝内经》时代就已经有了哦!在《黄帝内经》里面就有一句话,叫“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正气就是抗疫疠的意思,所以就可想而知,如果你有足够的抵抗力的话,你还会去怕这个H1N1、SARS吗?肯定不会嘛!我们的金银花,连翘,就是专门对抗病毒的,还有茜草科植物,对所有的细菌病毒都有对抗的效果,如果发高烧,我们可以加芦苇根,桑白皮,玄参;如果喉咙痛,我们可以加牛蒡、桔梗,现在不管大陆也好,其他的任何地区也好,金银花已经形成缺货现象,而且缺的非常严重,价码简直是水涨船高,从两百多块涨到一千多块钱,足足涨了六倍以上。我就告诉我们中医界的同胞,我说金银花缺货没有关系,我们可以找菊科植物来替代,所有菊科植物都有清热解毒的功效,包括菊花,包括刚刚讲的牛蒡,还有莴苣菜,茼蒿菜,平常三餐饮食我们也可以把菊科植物做食物,所以我就认为不用恐慌,否则问题就会更加严重。
我们从先天来讲,有些人一出生就已经有这种异位性皮肤炎的病变了,那就要用六味地黄合玉女煎,然后加连翘、金银花,如果发烧,就加我们刚刚讲的芦苇根、桑白皮、玄参,这些都可以用,如果是红、肿、热、痛,这都叫阳证,相反就叫阴证,阳证我们就一定要用比较寒凉的药,而玉女煎里面有石膏,石膏就是寒凉的药,我们甚至可以用更寒凉的,像玄参、牡丹皮这一类药,正所谓“泻血中浮火”,我们的六味地黄里面已经有牡丹皮了,要不要加量,就要看他问题的严重度如何了。

我们出生后,就要饮食,因为饮食常常造成很多病变。我听过一种食品叫做“蛤士蟆油”, 就是把动物体内的脂肪沉淀采收过来,动物很聪明,冬眠的时候储备了大量的脂肪来维持生命。人类的智慧实在是不得了,他就趁那个癞蛤蟆冬眠,储存了很多脂肪的时候,把那个脂肪采起来,当为一个补养品。树木也是一样,冬天有很多的落叶,以减少营养的消耗,这些营养都储存到根部,然后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又生机勃发了。在内经《四气调神大论》里说,“春三月,此谓发陈”,意思就是到了春天了,我们农历的节气像立春、雨水、惊蛰,那个惊蛰是什么意思?就是打雷,轰隆!就把冬眠的昆虫啦、动物啦、植物啦给惊醒了,那动物就开始活动了,蛇、青蛙,蛤士蟆,树木也开始发芽了!但是有个人说因为吃了“蛤士蟆油”以后,他的皮肤就起了红斑,到现在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还没有能够治好,基本上是因为饮食而导致的皮肤反应,我们可以考虑用小柴胡汤,这是指一般的饮食不当所造成的一种过敏反应。但是任何一种食物过敏,一定会有某一种药物来对付的。比如说日本人最喜欢吃河豚,他宁可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吃河豚,据说河豚味道鲜美,非常好吃!结果真的有很多人丧命了。如果你发现因为吃河豚中毒的话,单独一味药就有效,就是芦苇根,它是禾本科的植物,跟我们吃的米啊、麦子啊、甘蔗啊、竹笋啊、薏仁啦一样,全部都是同科的。当然吃河豚中毒还要用薏仁,小柴胡汤一般食物中毒都可以考虑,然后可以用一些解毒的药,像金银花、连翘这些。既然芦苇根连河豚的毒都可以解掉,一些轻微的食物过敏就更不在话下了。
一般来讲为什么皮肤跟肺、呼吸系统有关系呢?因为 “肺主皮毛”。那肝是管什么的呢?管你的眼睛的。心管什么呢?是管你的血脉的。脾是管什么的呢?是管你的肌肉的。肾管什么呢?肾管耳朵。现代医学肯定没有办法去回答这个问题。耳朵在这里,肾在这里,怎么会有关系呢?就与五脏六腑互为表里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你的肺出现状况,大肠病变的几率就高,尤其是肺癌的病人,最后很多转移到大肠,因为肺跟大肠相表里嘛!肝与胆相表里,心跟小肠相表里,脾跟胃相表里,肾跟膀胱相表里……所以肺同皮肤是一个系统,这个道理就在这里。大家知道风寒感冒常常会出现皮肤瘙痒,其实《伤寒论》里提到过这种现象。为什么皮肤会瘙痒?是因为“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痒”。夏天天气很热,你在外面活动的时候,皮肤的毛细孔是打开的,它充分把沉淀在皮下的废物,通过毛细孔、汗腺代谢出来。可是当你突然进到冷气房里面,那么本来扩张的毛孔一下子就收缩了,那些废物还是沉淀在你的皮肤下层,发不出来,你就感觉到热,然后就感觉到瘙痒,道理就在这里。我们可以用仲景的葛根汤,可以用桂麻各半汤,可以用桂枝二麻黄一汤,可以用桂枝二越婢一汤,甚至可以用越婢汤,事实上这些方子都是麻桂两个方的合方,把沉淀在皮下的那些代谢废物,全部代谢出来,这样皮肤瘙痒症就好了。现在有些大夫动不动就用祛风的药,风药多燥。你可以做个实验,把一盆水泼在地板上,这个地板是湿的,你就用一台电扇对着这一滩水一直吹,是不是水分很快就蒸发掉了,你的地板是不是就干燥了,一样的道理嘛!现在的人饮食不当,非常喜欢吃寒凉的、冰冷的食物,像这种状况,那我们就考虑用小柴胡汤,如果因为外感引起的,我们就用麻桂的合方。葛根汤当然也可以用,还有茵陈五苓散也是非常适合这肿皮肤病变的。皮肤过敏是很常见的,诸多食物中,我发现最容易过敏的就是竹笋。你们看竹笋生长的环境,泥巴那么硬,它都可以冒出来,你的皮肤那么薄,什么疹子、斑啊就更容易冒出来了。当你麻疹、痘疹发不出来的时候,就把竹笋最尖端的地方,一般我们叫作笋尖,丢到药罐子里面一起煮,然后再喝,你马上全身就发透。你们可以看《医宗金鉴》里的《幼科杂病心法》,我们在《医宗金鉴》里面有小儿麻疹、小儿痘疹,有痘疹心法,有麻疹心法……如果血不够,血稀、贫血、红血球偏低,用鸡冠的血加在这个药里面,那个痘疹、麻疹就发出来了。在皮肤科的著作书籍里,见到的几乎都是仲景方,虽然玉女煎不是在仲景的方剂里面,但是它是从白虎汤衍变出来的一个处方,必要时还可以加竹叶,就叫“竹叶玉女煎”。
二、喘证的治疗

呼吸系统的病变里面,最严重的应该是喘了。有人从出生就开始喘,有人是因为生病而导致气喘。我们一定要辨清寒热虚实,否则你治不好!但是有人用西医的类固醇,没有用啊!吃了类固醇以后反而会引发别的问题。如果患者的痰、鼻涕是浓的、稠的、粘的,这就是化热的表现,也就是说有发炎的现象,在伤寒方里面,有一个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它治的是因为发烧而导致的呼吸急促。我有个小病人,出生才35天,就发烧了,而且始终高烧不退;另外他还出现了气喘,就送到医院住院,然后每天用类固醇、抗生素之类的药物,吃了22天,烧还是退不去,喘也没好,我一看这根本就是热证嘛!属于热咳、热喘的范畴,我就给他用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这个方子在伤寒方里面只出现过两次,是63条和162条,“发汗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下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在《金匮要略》中就没有出现过。这两条原文的内涵就是曾经有医师用发汗的方法,也有的医师用泻下的方法,说发汗后、下后,桂枝汤就不适合了,仲景的叙述实在是简略,大家注意“无大热”三个字,事实上并不是无大热,而是热郁在肺叶里面,因为肺要宣,所以我们常常用麻黄汤、用麻杏甘石汤来宣肺,把病邪宣发出去,这个“宣”也是治法的一种。在南北朝的时候,有一位徐之材先生,他发明了所谓的“十种治法”,宣、通、补、泻、轻、重、滑、涩、燥、湿,这叫“十法”,“宣、通”就包含宣肺利尿这些方法,因为肺有热,没有办法通过皮肤毛细孔宣散出去,所以要宣肺,使热邪宣发,所以身体温度才不至于太高。钱乙先生的《小儿药证直诀》里有个方,跟仲景的白虎汤、麻杏甘石汤有一点类似,叫泻白散,它的君药就是桑白皮,来替代麻杏甘石汤中的石膏,还有甘草,地骨皮,在泻白散里的辨证论治里面,钱乙就告诉我们,只要患者的嘴唇出现红绛的颜色,不管成年人或是婴儿都可以用。那么“红绛”是什么意思呢?就像女生擦口红的颜色。所以热郁肺叶的一个特点,表现为嘴唇是红绛的,这样就补充了仲景先生伤寒方里不足的地方。
如果患者的鼻涕、痰液是稀的、白的、呈泡沫状的,那就是属于寒饮的范畴,就要用小青龙汤。小青龙汤一共八味药,其中六味药都是温热性的药,麻黄、桂枝、半夏、细辛、干姜、甘草,如果再加附子的话,那就有四逆汤,如果再加人参、白术的话,那就包含了理中汤。小青龙汤的适应证就是有寒饮的症状,鼻涕清晰,好像水龙头没有拧紧,流个不停,一天两包卫生纸都不够用。这就要用小青龙汤。而麻杏甘石汤是治疗热证的,如果介于二者之间的,那你怎么用药?在《金匮》的痰饮篇里面,有一句话,叫“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小青龙汤就是热药,尤其是干姜、细辛。温药的另一个代表,苓桂术甘汤,它出现在太阳病篇,在《伤寒论》里面出现一次,在《金匮要略》里也有它的记载。在伤寒里面,原先是脉浮紧,因为发汗动经,脉又变为沉紧了,寒一定出现紧脉,因为血管神经肌肉收缩。“身为振振摇”,实际这“振振摇”就是晕眩的意思,包括你坐车、坐飞机、坐船都会“振振摇”的,是什么原因造成“身为振振摇”呢?这显然是因为痰饮造成的嘛!清阳不能上升,浊阴就不能下降,所以病人就晕了。
台湾有一个姓杨的医家,就是专门看眩晕病的,他说看了四十几个病人后,自己都在晕眩,因为看到头都大了嘛!这就是在《金匮要略》里面提的,心肺之阳有碍,就要用苓桂术甘汤;肝肾之阴有碍,就要用肾气丸。不过是用两个动作来描述,第一个:呼之气短,你吐气,那个气从丹田涌上来,就叫作呼之气短,这是心肺之阳有碍,就要用苓桂术甘汤,苓桂术甘汤里面的桂枝本身就是强心的药,因为它是属于樟科植物,樟科里面有精油类的成分,可以强心,我们也可以加一些强心的药,例如丹参,远志,效果会更好。第二个,吸之气短,吸之气短是肝肾之阴有碍,仲景先生就用肾气丸来治疗。吐和纳是什么呢?就是《移精变气篇》里面的吐就是《移精变气篇》里面的吐纳,也是练气功最基本的东西,练气就是呼、吸、吐、纳,就把身体练得很强壮了!
苓桂术甘汤还有什么作用呢?它不仅仅能够治疗痰饮,而且对恢复我们的心肺功能也有帮助。《内经》有这样一句话,叫“心肺有病,而鼻为之不利。”这个“不利”,包括什么呢?包括鼻子闻不到香臭了,我这里有个病例。是个计程车司机,有一次发生了车祸,以后香的臭的就全都闻不到了,七年半来一直是这样。我就想起《内经》里有句话,叫“心肺有病,鼻为之不利”,他心肺之阳有碍,那就用苓桂术甘汤,加远志、菖蒲、荷叶、桔梗,当然经济很好的话,可以每天吃三支麝香。用药之后,有一次,他在休息,闻到隔壁有人吸烟,他就走过去说,“这里是禁止抽烟的,你要被罚款了!”他居然闻到香烟的味道了不得了!他的嗅觉神经已经恢复正常了。

鼻子,眼睛,耳朵,口腔,这都叫 “窍”,用什么来通窍最好?就是麝香,麝香能够开窍祛痰。车祸也好,脑血管中风也好,神志不清楚的,用麝香就很有效,但是很贵。如果大家看过我的书的话,就应该知道三十多年来我所推广的就是要简单、方便、便宜、有效,浓缩成四个字,就是“简便廉效”,所以我从来不用那么贵重的药,那么一小支差不多要四五百块,尤其现在越来越少。所以北京中医药大学他们就开发了人工替代的麝香,但是一件事物是很难找到一个替代品的。犀牛角不能用,用什么来替代,用水牛角吗?犀牛角用一钱,水牛角要吃一斤,吃了还会消化不良,能替代吗?我是不赞成用替代药的。孔老夫子不是也很讲究简便廉效麻!他睡觉都不用枕头,就用自己的胳膊,叫“曲肱而卧”。
三、疑难病的处理
还有个小女生才二十几岁,因为车祸,导致脑室受伤,嗅觉神经受伤,大概有三四年,找我看。我就给她用那几味药,到第五天时,她说可以闻到香味了,但也可以闻到臭味。我说第一你闻到气味的话,就不会再去吃坏掉的食物,你的健康就有了保障;第二对你的生命就更有保障,如果家里的煤气瓦斯一直漏气,你又闻不到味道,很可能出大麻烦的。西医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你的嗅觉吗?在伤寒里面,大青龙汤也是麻桂二方的合方,里面还有石膏,热象比较明显的话,就可以用。我们台湾有一个“小儿医学会”,那里的理事长最感谢的就是张仲景先生,他说小儿科只要有发烧,他就用大青龙汤,一吃烧就退掉,而且麻桂合方口感很好。有人说什么“良药苦口”,为什么不能够“良药甜口”呀?那样小朋友才会喜欢,我经常开甘麦大枣汤,只有三味药,然后加钩藤钩;还有柴胡桂枝汤,温胆汤,甘麦大枣汤,百合地黄汤,加秦艽,石决明,柏子仁,远志等等,口感还是很好的。
下面我谈谈一氧化碳中毒的问题。我曾经看过好多个,这里有个病人,姓钟,30岁,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昏迷三年,醒过来之后不会讲话,西医治疗后可以让他醒过来,但只能达到这样的地步。但是他不会讲话,不知道哪里痛苦,只能用笔写。我就给他用柴胡桂枝汤,加远志、菖蒲、荷叶、钩藤钩、竹茹,吃了两个星期后就特别能讲话,因为他三年没有讲话了,所以他要把三年没讲的话一下讲完。这之后就有很多学生来跟我出诊,新加坡有个杨医师,他说来这里跟诊一个晚上,要胜过在新加坡读一年的书,因为有时候读不通啊!还有一位跟我实习的陈太太,家里的电视爆炸,燃烧的火势很猛,浓烟就呛到鼻子里面了,虽然没有昏迷,但是气管已经受伤。我就给她用清燥救肺汤,这个方是由炙甘草汤衍变出来的,是喻昌先生的一个方子,加桑白皮,鱼腥草,浙贝,紫菀,桔梗,远志,大概就这样,现在气管很好,没什么后遗症。还有一个病人,已经昏迷六个月了,两条腿一点力量也没有,站不起来,我就给他用柴胡桂枝汤,温胆汤,加钩藤钩,秦艽,怀牛膝,菖蒲,远志。钩藤钩、秦艽是抗痉药,牛膝能往下走。他吃了以后很快就能够讲话了,而且也能够下地活动了。很多睡眠障碍的患者,我们也可以用柴胡桂枝汤配上温胆汤,百合地黄汤,甘麦大枣汤,都很有效。而且还可以治恐慌症,忧郁症。我有一个病人,他坐的飞机刚起飞,他就要求赶紧迫降!他说如果不迫降他就会死掉。我同样用柴胡桂枝汤,加柏子仁,远志,石决明,养心血的、肝血的都有,很有效。包括那些恐慌症、恐高症都可以。忧郁症要加两味药,就是郁金、香附,往往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关于气喘、咳嗽、痰饮等的治疗,我们刚刚已经介绍,治疗黄稠粘痰的热证,用麻杏甘石汤;治疗稀白泡沫痰的,用小青龙汤;介乎二者之间的,除了用苓桂术甘汤以外,也可以用麦门冬汤。在《金匮要略·肺痿肺痈病脉证并治》的第七章提到,“大逆上气,咽喉不利,止逆下气者,麦门冬汤主之。”但是《医宗金鉴》的作者吴谦认为那个“大气上逆”的“大”是错字,是传抄时候发生的错误,应该写成“火”,不过“大”也罢,“火”也好,据我个人的观察,临床症状上包括血糖偏高,血压偏高等等。在使用麦门冬汤的同时,还要酌情配合降糖药、降压药治疗。降压方面可以加桑寄生,天麻,钩藤钩,牛膝,丹参,石决明,他的血压肯定就下来了。降糖方面可以用“当归饮”加石斛,天花粉,玉竹。麦门冬汤治疗小儿咳嗽疗效非常显著。下面我提个问题,你们知道麦门冬汤是从什么方子变化出来的吗?麦门冬汤是从竹叶石膏汤衍变出来的,把竹叶、石膏换成麦冬,但是要用红枣一共七味药。那竹叶石膏汤又是什么方变出来的呢?它是由白虎加人参汤衍变出来的,白虎加人参汤去掉知母,加上竹叶、半夏、大枣,就变成了竹叶石膏汤。关于方证的衍化还有很多,它们都是临床实践中智慧的结晶。比如炙甘草汤,柯韵伯说仲景的炙甘草汤替后代的中医开辟了滋阴之路,它里面有很多滋阴养阴的药,明朝末年的喻嘉言就通过炙甘草汤衍化出了清燥救肺汤。

只有多读书,才能把历代医家的精华融入自己的血液。我这里列出了一个书目清单,共有20本书,在座的有没有读过呢?《素问精释》,任应秋著作,现在任老已经往生了;《医学广笔记》,明朝缪仲文先生写的;《临证指南医案》,叶天士的医案,不过是他学生华岫云著的;《儒门事亲》,张子和写的;《本经疏证》,清朝末年邹润安著;《世补斋医书》,陆九芝著;《潜斋医书》,王孟英著;《徐灵胎医书》,《陈修园医书》;《经方实验录》,这本书有可读性,作者曹颖甫又号称“曹承气”,他一天到晚都用承气汤呀!而且一帖药就有效,所以又有人称他叫“曹一帖”;《类证治裁》,林珮琴著;《名医类案》,魏玉璜著;《中西医汇通》,唐容川著,他是专门搞什么《血证论》的;《东垣十书》,《丹溪医集》,《冷庐医话》,是陆以湉写的;《笔花医镜》江涵暾著,这个你用一个晚上就可以把它看完了;《伤寒来苏集》,柯韵伯著,恐怕这个要一年才能完全理解;《医学衷中参西录》,张锡纯著。在坐的同道,如果有谁能够在三年内完全读懂这二十本书,那就是我的总裁啦,完全可以做我的老板!
滋阴养阴在临床上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治疗方法。对于肿瘤的患者,大量的放疗会把人体的每一个粘膜组织给破坏掉,像眼结膜,鼻腔黏膜,口腔粘膜,喉咙粘膜,气管粘膜,肠系膜,胃黏膜等等,这个时候,就需要用滋阴的方法来重塑机体的生机。我曾经读过一篇硕士论文,是关于癌症末期病患用沙参麦冬汤治疗的论述。沙参麦冬汤出自《温病条辨》,作者吴鞠通很厉害,他根据叶天士的《临证指南医案》创立了一些方剂,包括银翘散,桑菊饮,包括沙参麦冬汤,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上图是张步桃给邓铁涛邓老祝寿,这几年许多伤寒经方大家离去,邓老依旧笑春风。

二羊按:对于张步桃的认识,在学校的经方班第一次见过其人,也是最后一次,一位很儒雅的中医老者,台湾的大家学者总给人那种温文尔雅感觉,好像传说中的儒士。不管其人,其医术怎样,起码他研究伤寒论和经方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许多人还未入中医门或者对中医根本不了解就妄下断言,说伤寒论不实用,但人家研究了经方一辈子,用经方病成千上万,你说有用吗?2012年,他仙逝了,那段时间同去的还有倪海厦。台湾保留了传统文化和精神保留了原味的中医,在这些台湾经方家身上遗留了古中医精神,医德医术,中医经方在他们手中变成利器,快捷,有效和神奇这些都是家常便饭。没有内功即使拿到最厉害的武器倚天剑屠龙刀,你也不会使,用不动。中医路漫漫,学习是一辈子的事。
我是二羊,周末继续看书,分享中医好文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学习的第一大乐趣在于实践,所谓”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第二大乐趣在于分享。如果你读到关于中医的好书或者好文章,欢迎推荐分享给二羊(QQ535070013)。

中医@2羊
———–一只杏林的小菜鸟,一个铁杆中医脑残粉。
有一味赤色栀子心,胸怀山中药,愿为熊胆使君子,继四圣岐黄之绝学。
个人中医博客站:养阳医斋www.yytcm.com
中医学习交流、中医资料QQ群: 392890374。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小宝 2015年12月02日 上午 11:10  @回复  Δ-49楼 回复

    您好。我名叫小宝,来自新加坡。我正急着找张步桃医师的〈伤寒大论壇〉。请问您有没有办法找到呢?盼回复。谢谢。

    小宝上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