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大师陆渊雷-学古不泥、捍卫中医

捍卫中医

近代由于西方医学的传入,不仅造成了中医、西医两种医 学体系并存的局面,也使中医学的科学性受到严峻的挑战。 进入20世纪后,围绕中西医比较问题出现了论争。民国建元 后,论题逐渐转换成中医存废问题。

陆渊雷

陆渊雷和余云岫是上海中西医界的代表性人物。余云岫 早年留学日本,素有废止中医思想。陆渊雷以能言善辩称誉 医界,其文章尖锐锋利,故有人称他为“非渊默而雷声,乃渊 博而雷声”,甚至有人说西医界有余云岫先生,中医界有陆 渊雷先生,倶能入虎穴,探虎子,真可谓旗鼓相当。”陆、余二 人就是否应该废止中医进行了激烈的论战。

1914年,留学日本的余云岫认为,日本近代医学的兴盛 是废止汉医的结果;中国要发展医药卫生事业,也应效法日 本,废止中医,于是效仿方东树《汉学商兑》,作《灵素商兑》。 在该书中他以西医解剖、生理学为标准,大肆批判中医基本概 念,“以当时所能学到的现代医学和自然科学知识检验中医 学理论”。该书的出版为废止中医作了理论上的准备。

陆先生是在1928年夏看到余云岫《灵素商兑》的,他自 述“ 一 口气看完,不觉倒抽一 口冷气,原来这部书说的话…-, 只要中小学的学生,稍微有些科学知识,谁都看得到说得 出”。他认为该书“咬文嚼字,无非说《内经》不合乎解剖、组 织、生理、胎生诸科学”,于是加人了中医存废问题的论争中。

1928年下半年到1931年,陆先生先后发表了《脏腑论》 

《改造中医之商榷》《驳曾毓英君论细菌》《西医界之奴隶派》 等论争文章数篇,与主张废止中医者进行了激烈的论战。陆 先生坚定地站在中医阵营一边,被称为“中医界之打手”。

在《改造中医之商榷》中,陆先生专门针对余云岫《灵素 商兑》中关于“源自巫祝”、“中医治疗出自动物本能”等论点 进行了批驳。在该文中,他还用中西医两方面知识对“肺主 皮毛”等脏象学说的内容作了阐释,反对以西医学说作为判 断中医科学与否的唯一标准。另外,陆先生为了批驳余云岫 对中医脏腑理论的错误观点,特意写了《脏腑论》。他认为: “中医学士近情著理,人人听得懂学得会,并没有什么神秘玄 妙。”

陆先生在《医界春秋》杂志1928年第三期上发表的《西 医界之奴隶派》一文,被称为抨击西医的重拳,文字尖刻,对 余云岫等人大加攻击和讥讽:“现在有少数的西医,飞扬跋 扈,不可一世,好像要把中医一口气吞得下的样子。他们的学 说,是从日本来的。日本的学说,又是从西洋学来的。论起辈 分来,西洋好比是祖父,日本好比是父亲,这些少数的西医,不 过是孙子罢了……如今这些少数西医,拼命地要消灭中医。 他们自己是中国人,所用的武器又是中国文字,所要消灭的又 是中国医学。在日本人一方面呢,收养了这些孝顺义子,总算 是眼力不错,可是这些义子,昊天罔极地孝顺他义祖义父,不 佞倒要预先替他们议定个谥法,叫做奴隶派的西医。” “平心 而论,西医也有西医的好处,何尝可以一概抹煞。就像丁福保 是留学日本的前辈,他的学问很渊博,奴隶派的西医没一个比 得上他。他对于中医学也有相当了解,也常用中药方来治病。 其次就像牛惠霖,他的开刀手术可称一时无两。但是遇到不 是割得好的病,也常劝病家就中医治疗。还有刁信德,是个德 

国派的医生,他的内科很得社会上信用。他自己不懂中医学, 从来不曾批驳过中医。还有阮其炽,是广济医学校的前辈毕 业生。他也很研究中医,他办的广济医刊中西并载,并且虚心 下问,不短做中医研究股的顾问。可知,真有学识的西医并不 曾轻视中医学。西医界中别有肺肠的只那几个奴隶派罢了。 所以不佞主张医学本身原不必分什么中西,医界人物都要淘 汰一下。中医界死守五行运气、滥充教授、贻误青年的人物和 西医界的奴隶派一律应当在淘汰之列。”

此文被认为是中医界抨击文字中的最高峰,也反映了当 时中西医争论的火药味十足。余云岫等人被陆先生骂为“西 医界中别有肺肠的几个奴隶派”。余云岫等人也不甘示弱, 在该文发表不到三个月,即1929年2月23日至25日,便在南京召幵的第一届中央卫生工作会议上,提出“废止旧医以 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余云岫在提案中列举中医宜废止 的四条理由是:①中医理论(阴阳、五行、六气、脏腑、经脉等) 皆属荒唐怪诞。②中医脉法出于纬侯之学,自欺欺人。③中 医无能预防疫疠。④中医病原学说阻遏科学化。此提案与另 外三个废止中医的提案《统一医士登录办法》《限制中医登记 年限》《拟请规定限制中医生及中药材之办法案》合并为《规 定旧医登记案原则》。虽然以上四个提案合并为一,实际上 是用余云岫提案概括了其他三个提案。

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了全国中医界的极大愤慨和强烈 反对,上海中医界更是挥戈上阵,并在3月17日召开了全国 医药界团体代表大会。会上,张赞臣、祝味菊、陆渊雷等均有 精彩发言,其词慷慨昂列,听者莫不动容,全场掌声雷动。3 月19日下午,大会继续召开,讨论组织全国医药永久机关问 题(会议决定名为“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请愿问题、推

定总联合会执行委员、筹集经费问题等问题,议决推裘吉生、 1 射利恒、陆渊雷、祝味菊四人审查。3月20日,全国医药团体 联合会召开第一次执监委员会,会议上确定了包括丁仲英、夏 应堂3射利恒、丁济万、张赞臣、陆渊雷、严苍山等三十人为委 员。并推选谢利恒、隋翰英、蒋文芳、张梅庵、陈存仁五位代表 进京请愿。

1929年4月陆先生代表上海国医学院撰《为中央会议废 止旧医案宣言》说谓中医当用科学方法整理其学说则可, 谓中医当废止则不可。”并指出中医不可废理由有五①中 国经方,历数千百年、数万万人之实验而得,效用极著,方法极 简……能用中药之效方者唯中医;②中医治传染病,实能补助 患者之抗毒力;③中医之效方,已引起全世界之研究;④乡僻 之处无西药铺者,治病唯赖中医药……西医应研究中药,是西 医也当用中医也……凡西医学院,皆应加授中医课,非特中医 不可废而已;⑤令效验卓著之中药,盖益以数千万人之生计, 断送于一言之私。”

1929年12月,全国各地中医药团体再次聚集在上海,召 开会议强烈反对国民政府继续推行的压制中医药的举措,会 上并推选出谢利恒、陆渊雷、蒋文芳等23位代表再次进京请 愿。

由于全国中医药界仁人志士的团结斗争,以及社会舆论 的广泛同情和大力支持,1929年的中医药界的抗争终于取得 了胜利,南京政府暂时停止执行废止中医案,并撤销了打压中 医的有关法令,还于1931年宣布成立了中央国医馆。

在关系到中医存亡的关键时刻,陆先生为了捍卫中医学, 始终冲锋陷阵,在这一次抗争中作了很多有益的工作。同时, 其犀利的文笔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